【2020春·留住记忆】留守清华园的外籍学者——世文院青年研究员海德普利姆


●外文系 刘昊 温寓桐


海德普利姆(Sam Heidepriem)博士是清华-密歇根研究员学会的青年研究员,2017年博士毕业于密歇根大学日耳曼语言文学专业,同年秋天他和妻子来到中国,开启了在清华园内的生活。近三年来,海德普利姆博士在同事眼中是勤于思考的学者,是世文-外文青年教师读书会的召集人,在学生眼中是文学与哲学研讨中热情的引导者。

2020年春节前,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海德普利姆和妻子选择留在清华园内继续工作,等待局面缓解。四个月悄然过去,我们采访了这位生活在清华园的国际教师,倾听他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全球抗疫过程中的心路历程、教学与生活故事。

海德普利姆博士

教学:热情交流中的《浮士德》研读

问:学校在寒假期间作出了“延期开学,如期开课”的决定。你之前有网络授课的经验吗?如何开展线上教学的?

海德普利姆:这是我第一次用网络教学,上课前,我其实非常担心。不过好在我的课程不需要因为网络平台而作太多调整。这学期我教“西方文明起源(2)”,重点研读德国文学巨匠歌德的《浮士德》。我也让学生们比照阅读一些相关的当代学术研究资料和英国剧作家克里斯托弗·马洛的《浮士德博士的悲剧》,马洛生活在伊丽莎白一世时期,他的作品早于歌德。通过研读和讨论这些戏剧,我希望学生借助悲剧《浮士德》,以其为切入点和一个侧面,理解欧洲如何从中世纪步入现代。这是我上文学课的常用方法,以文学文本为切入点深入阐释某个思想史上的概念、原理或文明阶段。

我原本想让学生们亲自表演剧中的一些片段,但是用Zoom合作演出很费时间,就暂时取消了计划。现在,我的每堂网络课都分为四个环节:教师讲-个人练-小组作业-全班讨论。目前为止,教学体验很好。刚开始的那段时间我们在不断适应,现在学生们和我都已经找到了网络教学的节奏。我最近也在考虑复课后是不是可以设置一些网络办公时间,给线下教学融入一些网络元素。

在学生眼中,海德普利姆博士又是一位怎样的老师呢?多位世文班学生反馈,Sam是一位非常有感染力的老师,热爱教学, 课堂引人入胜。

“我觉得Sam老师是一个特别有感染力的老师,尽管现在是线上授课,隔着屏幕,我们依然能通过他丰富的肢体语言和表情感受到他上课的热情和活力。Sam老师还特别平易近人,在他的课堂中能学到很多东西,他也很愿意尽一切努力帮助我们。”

“我觉得Sam非常细心且耐心,他会在我们写论文之前和我们每个人单独视频聊一聊论文,而且还欢迎我们和他聊关于学习和学科上的任何问题。他的课也超nice!特别喜欢他每节课之前都会发一个课程大纲给我们,这样课程结构和内容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每次课上,他都会用40分钟左右的时间进行本节课讨论内容的引导、介绍,然后有45分钟是我们的小组自由讨论,之后剩余的时间,是我们汇报自己的讨论结果。我很喜欢这样的方式,既避免了‘没有讨论’的枯燥、死板,也避免了‘只有讨论’的无从下手、摸不着头脑。”

“他讲课时的热情让整节课都变得很有魅力。他带着我们一起有逻辑地去思考棘手的问题,而且能让我们在思考的过程中充满愉悦。每次上完Sam的课都会感叹:‘今天是开心的一天!’ ”

生活:留守清华园的感受

问:年初疫情暴发时,你和家人正在做什么呢?后续的安排有没有因此而调整呢?

海德普利姆:今年1月我去美国参加了MLA (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年会。听到武汉疫情暴发的消息时,我刚回北京。我和我妻子住在校内照澜院的教师公寓,我俩一直很喜欢这里的宁静生活。疫情的消息出来后,我们决定原地不动,在清华静待疫情缓解,原本这个寒假就计划待在中国的。整体来说,我们在校内生活很方便,照澜院菜市场和各种外卖帮了不少忙。二三月那会儿,我们尽可能减少出门,在家锻炼身体。现在我会带着口罩出门跑跑步。

问:这场疫情是历史性的。对你而言,这段时间最有挑战或者最让你难忘的是什么事情呢?

海德普利姆:说实在的,如何保持日常的工作、生活节奏,不因全球疫情陷入恐慌和焦虑,不因为疫情打乱生活规律真的挺难的。最近我在记日记,尽可能地把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情和我在清华经历的事情如实地记录下来。这样能缓解一些压力,我感觉未来我们回过头来审视这段特殊的历史时期时,一定需要一些个人视角的叙事。

问:在清华生活的两年多里,你对清华园的什么印象最为深刻呢?

海德普利姆:我的学生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读博士时花了很长时间搞懂教授要我阅读的文本。现在我把这些作品布置给我的学生们,他们理解和掌握的速度出奇的快,而他们才离开高中一年左右,想想真的不可思议!说实话,他们是我遇到的最有智性天赋的学生。

问:你之前提到在疫情中保持常规生活节奏很有挑战,在清华园的生活中有没有其他可以给你安慰的事情呢?

海德普利姆:我们在清华园的家里养了一只狗和一只猫,它们也是我们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小狗长得很像披着黑毛的狐狸,所以我们给它起名“狐狸”。小猫是我们收留的一只流浪猫,叫Bean(豆豆)。它表达友好的方式是跳到你身上来,它经常从桌子、椅子或者书柜顶蹦到我们身上,给了我们很多欢乐。豆豆个头不大,但弹跳力极强,它可以轻松地从地板直接跳到我头上来。我的微信头像就是顶着豆豆拍的。豆豆的这个习惯经常吓到客人,他们被它空降砸中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发现我们家有只猫呢。

海德普利姆和豆豆(Bean)

海德普利姆与在清华教学、研读的众多国际学者一样,以个人的心境和跨文化的视角思考着疫情中独特的教学研究和生活节奏。他也在特殊时期充满热情地继续带动学生对世界文学与哲学的思考与热爱。

本文为清华大学“2020春·留住记忆”征集活动投稿作品,如需转载,请与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联系。

编辑:李晨晖

审核:程曦

2020年05月11日 08:26:5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