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春·留住记忆】在图书馆服务一线感受清华人的奋进与拼搏


●清华大学图书馆  王媛


2020年2月3日,邱勇校长在清华大学全校师生“同上一堂课”活动上的讲话《自强的清华人永远保持奋进的姿态》打下了我校师生应对疫情的底色。过去两个多月中,我在图书馆服务一线深深感受到了清华人永不停歇的奋进与拼搏,写下这几个小例子,记录这段特别岁月。

从未停止的教书育人

早在1月16日,那时还没有疫情,寒假刚刚开始,我收到了外文系高瑾老师的邮件。“下学期我又要在新雅书院开课讲‘十九世纪英国文学’了,这两天整理了中文的参考书目,希望能替换一些原先的书。”邮件中她列了12种图书。按照以往的工作流程,我会推动将这部分书目更新到位于北馆一层的通识教育图书专架上,并同步将图书的电子版上传到“清华大学教参服务平台”( http://reserves.lib.tsinghua.edu.cn/)上,作为教学参考书使用。

清华大学教参服务平台

按部就班的工作并没有持续多久。当学校作出在线教学、如期开课的部署后,提供能远程阅读的电子教材,成了横亘在在线教学面前一道似乎不可逾越的难题。图书馆先后接到了多位院系教师的教材数字化请求。

师生的需要就是号令,图书馆马上行动起来。可是要满足全校几千种教材、教参的需求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新版“清华大学教参服务平台”虽然2014年就推出了,为师生提供一个集中检索、获取课程、电子教材教参的服务平台,但因为各种原因,总体上为课程配置的教参资源并不广为人知。

这些教材来自不同学科,有的要求教材版本非常旧,而有的又要求版本非常新。图书馆迅速与教务处建立信息沟通群,及时了解掌握各院系的教参需求。然后,组织馆员分头查询、采集多方寻找获取教参源数据,图书馆还快速联系数据库商,开通了一些数据库的试用。同时,技术应急保障群随时调配资源,提供10个虚拟机并行处理数据转换,进行数据发布。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短短10天内,电子教参服务平台新增电子教参2500余种,总量达到5600余种。电子教参服务平台在2月17日全校开课后也经受住了使用量大幅增加所带来的考验,运行平稳,2月17、18两日累计访问量6000余次,阅读教参全文4.2万页。

从未停止的科学研究

2月12日,马克思主义学院翁贺凯老师给我发来消息:“王老师,《陈源传记资料》这本书能否通过馆际互借获得?我看很多资料上写陈源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博士,但我查到他的原始学籍档案,好像没有显示获得学位,我想仔细查一下,需要这本书。”当时尚在寒假中,疫情已经暴发,我咨询了图书馆馆际互借处的同事,回复说有这本书的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已经闭馆了,要等疫情过去才能提供馆际借书服务。又过了一个月,3月中旬,翁老师又问我一次,能不能借到这本书。资料对于研究者而言就是弹药,但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怎么办呢?我试着问了一下在人大图书馆工作的师妹,她说可以到馆巡查的时机,帮忙将相关的章节拍照传递给我,这下终于解了翁老师的资料之急。

按时段统计访问流量

在另外一些服务于科学研究的信息服务中,更能看出清华人从未停止的科研步伐。因为科技查新服务需要查新馆员与用户面对面进行文献检索讨论,而疫情期间图书馆闭馆了,科技查新的服务因此改成了应急式响应。3月18日,能动系杨海瑞老师课题组申请成果鉴定用的科技查新报告。查新员钱俊雯老师创新性地将日常查新面对面交流定检索式环节改为在线方式,通过腾讯会议软件在线开始查新工作。在杨老师给图书馆发来的感谢信中,他记录了钱老师说的话:“放心,一定不会耽误你们的鉴定进度,我可以在家完成这个工作。”普通的一句话,在疫情期间显得格外温暖而有力量。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各种科研项目的申请需要一份《文献检索证明》,据不完全统计,2月13日开学以来,图书馆已完成近300份文献检索证明。疫情、远程,都并不能阻挡我们科学研究的步伐,也不能阻挡图书馆对科学研究各个环节的支持工作。

虚拟的图书馆与真实的服务

疫情开始之后,我突然意识到“虚拟图书馆”真的来了。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美国著名图书馆学家兰卡斯特(F.M. Lancaster)提出了“无纸社会”( paperless society)的著名预言:“我们正在迅速地、不可避免地走向无纸社会”“图书馆主要是处理机读文献资源,读者几乎没有必要再去图书馆”“再过20年,现在的图书馆可能完全消失”。在“无纸社会”的理论基础之上,兰卡斯特还写作了《电子时代的图书馆与图书馆员》等著作,提醒图书馆界:“图书馆作为一个公共机构其前途可能是有限的,但是在这样的机构被取消以后,某些类型的图书馆员仍将继续长期存在。”

图书馆界一直在这样的职业惶恐与技术震荡中奋力前行。

1980年,大英图书馆外借部计算与数据通讯工作组负责人A.J. Harley提出虚拟图书馆(Virtual library)的概念。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伴随着学术信息电子化和学术交流网络化的不断发展,作为知识交流枢纽的图书馆一直以实体图书馆与虚拟图书馆并存的状态存在,浑厚的建筑与怡人的空间里依然一座难求,互联网上的海量学术资源只有通过图书馆的订购接入才能顺利访问。虽然高校图书馆的纸本图书借阅量呈明显下降趋势,但这一指标在公共图书馆却不降反升。正当人们以为这种复合图书馆的状态会将长期持续发展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图书馆界恍然大悟:虚拟图书馆真的来了,也许是短暂的,但却是彻底的。疫情让虚拟图书馆骤然来临,我们的图书馆准备好了吗?

3月30日,图书馆预约借书服务和自助还书服务如期开展。

1月27日,根据北京市和学校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精神指示,清华大学图书馆作出了即日起暂停开放的部署,包括总分馆在内的所有馆舍暂停开放,所有借还书服务暂停提供(3月30日开始面向校内读者提供预约式借书服务和自助还书服务);图书馆电子资源及数据库等线上服务正常,读者在校外可通过原有渠道使用各类电子资源。同时,图书馆也再次公布了邮箱(ref-desk@tsinghua.edu.cn)和电话(62782137),响应读者的各类咨询。

咨询服务统计

图书馆可以以虚拟的方式存在,但服务应是真实可见的。全馆各部门分工协同,迅速组成网络资源保障团队、电子教参保障团队、信息技术保障团队、信息服务团队、宣传推广团队和防控后勤保障团队,多渠道保障网络学术资源校外远程访问,多渠道咨询服务快速响应,共同支撑起疫情防控期间的“虚拟图书馆”。图书馆组建了5个微信咨询服务群,汇集了近千位读者,随时解答读者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自1月27日以来,图书馆各渠道已解答600余例咨询,单日最高咨询达52例。

疫情阻断了见面,图书馆骤然虚拟化。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清华大学图书馆全体同仁在这虚拟中感受到了“被需要”与“被期待”两种强烈的情感,而我们也在这种需要与期待中感受到清华人从未停止的奋进与拼搏的脚步。

本文为清华大学“2020春·留住记忆”征集活动投稿作品,如需转载,请与清华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联系。

供图:图书馆

编辑:吕婷

审核:程曦  高原

2020年04月29日 14:05:5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