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岁校友黄源倜返校:不说“最后”,来年再见


清华新闻网4月29日电(学生记者 李延欣 张北辰)4月29日上午9点半,物理系109室里坐着一位老人,他身穿一套干净的黑色西装,双手放在胸前,不时看看戴在左腕上的手表。“我们约的是10点,我来早了。”

他叫黄源倜,今年94岁。1951年他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一眨眼将近70年。今天是他和四位同班同学相聚的日子,他没有让家人陪同,自己早早地从家里出发,先在清华园里转了转,然后提前来到约定地点耐心等待同学们的到来。

“学校变化太大了,好多高楼,我差点迷路,凭着方向走过来。”黄源倜左耳失去听力,交谈时会习惯性地用右手窝住右耳,微微把头侧向对话人。他戴上老花镜欣赏着“清华映像”校庆纪念明信片,一眼就认出了图书馆、清华学堂和二校门,“这都是老地方,我记得”。

黄源倜1947年入学,他回忆说,当时学习压力很大,期末考试有三门科目不及格就要开除学籍。除了完成繁重的学习任务外,黄源倜还积极投身中共地下党的工作。1948年12月15日,清华园解放。黄源倜记得那天校园里很安静,没有枪炮声。1949年10月3日,陈毅来清华视察,并在体育馆操场上给师生作报告。“革命已经胜利,你们要接着为建设祖国继续努力。”陈毅的话深深印在黄源倜的脑海里,他由此体会到国家对清华学子寄予的期望。

毕业后,黄源倜来到北京钢铁学院(今北京科技大学)任教。目睹了数十年来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黄源倜希望清华人能在新时代的环境下取得更大的科学成就:“要争取获得诺贝尔奖,科学上还要有更高造诣!”

提到当时清华培养的杰出科学家,黄源倜如数家珍,其中有一位他尤为敬爱的老师——数学家华罗庚。黄源倜记得华罗庚回国后,清华为他举办了欢迎会,“就在大草坪,我们物理系和数学系的同学一起去迎接他。”黄源倜还上过华罗庚的数学课,至今还能清楚地描述当时场景:“他脚有些跛,穿长袍,喜欢在讲台上走来走去。”最令黄源倜感动的是,华罗庚常常会到恩师熊庆来先生的墓地去悼念。黄源倜说:“华罗庚先生是人品很好的人。”

10点过后,黄源倜的三位同学——杨桢、顾之雨、钱尚武陆续到来,昔日同窗现在都已白发苍苍。黄源倜静静地听老朋友交谈,偶尔才说几句。顾之雨笑着说:“我们这个岁数,能来一趟真不容易。”黄源倜点点头。午饭时间,顾之雨先行离开,其余三位仍在等着另一位同学何荦的到来。将近12点半,何荦终于来了,他在门口向老朋友们挥挥手,杨桢立即起身相迎。他们一起回忆道,解放前夕,圆明园附近弹炮不停,他们同学几人一起跑进科学馆里躲了整整一夜。这份“革命友谊”伴随他们各自走过漫长人生,走到今日的母校重逢。

老友重逢。左起:钱尚武、黄源倜、杨桢、顾之雨 学生记者 李延欣

黄源倜问:“这会不会是我们最后一次聚会了?”

何荦毫不犹豫地回答:“不会!明年我们还要再见!”

编辑:程曦 审核:襄楠

 

专题链接:
2018年04月29日 20:31:1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