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之声】李稻葵:建议建立现代基础设施管理体制,成立基础设施投资公司

记者 吕婷


无党派人士,清华大学社科学院教授,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委员 李稻葵

进入新时代以来,基础设施投资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柱,占资本形成约和GDP分别大约20%和8%。更为重要的是,基础设施投资已经从过去服务生产,如煤运铁路、输油管网,更多地转向与居民消费直接相关的领域,如客运专线、市政建设等,对于新时代高质量发展具有极为关键的意义。

当前,我国基础设施建设存在着一些根本的体制性问题。第一,基建投资波动较大,影响宏观经济稳定。例如,2017年,基建投资增速高达19%,但是2018年,增速降到了3.9%,这一因素导致2018年GDP增速下降0.2%。第二,在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的影响下,项目成本收益分析往往流于形式。目前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审批过程中,财政、发改等部门主要审查负债规模、合规性等要求,缺乏详细审核项目成本收益的激励与专业能力,也缺乏分析成本收益的激励。第三,部分地方政府由于基建投资带来了高负债,而且不够透明,直接威胁宏观金融稳定。第四,债券融资流程较长。当前部分地方政府基础建设投资依靠债券市场公开发行融资,需要全国人大以及省级政府层层审批,发行流程较长,时效性差,灵活性低。第五,占用大量银行信贷资源,直接导致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综上分析,中国经济亟需建立一个与新时代基础建设投资所配套的现代化基础建设投资体制。特别建议:建立一个全国性的基础设施投资公司。从发改委、财政部、审计署以及其他相关部门抽调职能人员组成,公司化运营,所有地方政府融资都必须来源于此,该公司由中央政府担保,从资本市场上进行低成本融资,该机构专业、全面、有效地审计各地方政府财政情况。该基础设施投资公司的运作类似于世界银行、新开发银行等国际开发银行。当前,虽然国家开发银行部分起到了这个作用,但是国开行规模已经高居世界开发金融机构,并承担着各种开发性金融的重任,包括“一带一路”的融资,这使得其很难完全专注于监督管理国内地方政府融资的问题。

成立全国性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公司可以带来以下益处:第一,对投资项目进行市场化的成本收益分析。投资公司作为自负盈亏的独立第三方,有激励、有能力对项目进行合乎实际的成本收益分析;对于不能盈利但有巨大社会效益的项目,也可以更准确地计算所需财政补贴,保证项目的可持续性。第二,理顺融资渠道,有效调动社会资本。投资公司可通过发行专项债务融资,亦可与私募、信托投资等组成银团共同投资项目,既调动社会资本参与,又降低对银行贷款的占用,使得银行更有效地服务中小企业。第三, 探索可持续的基建投融资模式,为世界提供借鉴。中国基建投资取得的成就令很多国家所钦佩,是中国经济亮眼的名片。探索一条可持续的基建投融资模式,将为世界各国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中国方案。

建立基础设施投资公司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三大改进: 第一, 地方政府的融资成本可以大幅降低。按照目前地方负债规模,我们估计每年可以节省1万亿元的融资成本。第二,商业银行的贷款资源将得到充分有效释放,整个企业界的融资情况将会得到大规模的改善,上市公司的融资压力将得到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也将迎刃而解。第三,中国经济的杠杆率将会更加透明。中国经济的杠杆率问题并不是简单的“高低”问题,关键是质量和透明度的问题。实际上,中国经济杠杆率本身并不算高,目前非金融部门负债约为GDP的2.6倍,与美国相近,低于日本的3.6倍,而中国的国民储蓄率是美国的2倍以上,日本的1.5倍左右。

编辑:李华山 吕婷 赵姝婧 审核:周襄楠

2019年03月14日 14:00:2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