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李成:大学教育是人类共享的公共产品


 9343f278250ca7c9c5762a10db0acb1


李成,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百年来首位华裔主任。4月24日晚,作为智库代表,他应邀在线旁听了由清华大学发起的全球大学特别对话会议。会上,来自6大洲、15个国家、21所大学的负责人和专家学者围绕在线教育踊跃发言,其中不乏真知灼见。李成坦言,让人耳目一新,很受启发。

记者:您如何评价本次会议?有哪些思考和启发?

李成:整体听会感受可概况为三个词:捷足先登、难能可贵、面面俱到。

首先,捷足先登。这是一个特殊时期一次特殊挑战中一场特殊的会议,尽管在全球范围内如此大规模开展在线教育源于新冠病毒,也有很多人称之为“紧急的远程教学”,但它的影响一定不限于目前的应急状态,势必会对疫情后的教育教学产生持续和深远的影响,从这个层面来说,此次会议非常重要。邱勇校长讲到,清华超过2600名教师参与到这次在线教学中,他们中只有15%的人此前有经验,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全新的挑战和全面的实践。面对挑战,清华积极发挥引领作用,召集如此大规模的全球性会议,我想对于在线教育发展和国际合作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其次,难能可贵。当前,“脱钩”论在美国甚嚣尘上,事实上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行也是不可取的。清华召开此次会议便是很好的一个例证,全球这么多一流大学的校长百忙之中都来参加,面临一个崭新的课题大家一起商讨、共同合作,非常了不起。

再者,面面俱到。参会的大学遍布六大洲,北美、南美、欧洲、亚洲、非洲、大洋洲,区域都涵盖到了,讨论的题目也非常广泛,包括新的教育理念、教育模式变革、教育资源重组、在线教育政策,以及相关的行为心理变化、信息安全保护等,充分体现出清华的国际化、应变力与前瞻性,也反映了人文关怀和全球视野。当然,清华找到了一个好的合作伙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清华在全球很多领域都有很好的合作伙伴,做得非常好。

个人觉得,在检讨新冠病毒的过程中,有一个问题会被反复提出,那就是人文关怀。实际上当前人类也面临着人道主义,或者从根本上说是人权危机,这在西方社会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尽管谈的是教育,但与会讨论中大家不断提及人文关怀,令人印象深刻。

记者:哪位嘉宾的发言让您印象最深?

李成:耶鲁大学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他有句话我记忆清晰,“how to create effective online programs that blend together the best of two worlds, one physical, and one virtual.”(“如何创建有效的在线教育,取得两个世界——实际课堂和虚拟课堂——的最佳融合。”)他还提到了有160万人次注册耶鲁大学设立的免费在线课程。我想,疫情过后,不管课堂能否完全恢复原来,教育是不可能回到原本的模样了,在线教育所具备的优势为我们创造了更多新的机会。

虚实课堂的平衡之外,也牵涉到质量与数量的平衡。不管是美国的耶鲁,还是中国的清华,这些数一数二的好大学在扩大在线开放课程数量的同时,实际上也面临更大的压力,即质量的把控。你必须同时把在校学生的教育做得更好、更精致,才能符合世界领先大学这样一个地位,所以质量和数量的平衡,将是一个观察重点。

此外,邱勇校长谈到机会与公平,也让我印象深刻。未来,教育不仅仅是精英高校间的合作,更应是一个对各方都开放的共享平台,大学教育越来越成为人类共享的公共产品,开放、合作是最重要的关键词。世界是多样化的,大学要在机会与公平间寻求新的平衡点,积极拥抱变化,努力为世界经济繁荣、社会发展、人类和平作出贡献。

记者:在您看来,此次会议产生了哪些积极影响?

李成:共同发展、相互合作,这是会议始终传达的明确信号。大学有人类文明引领者的使命,越来越多的中国大学逐渐意识到这一点。在线教育很多方面都是崭新的,新的教学方法、新的科技手段、新的研究与合作的工具、新的传播途径、新的资源分布,这些也揭示了高等教育新的发展方向,其中的变革引人深思。

记者:智库在未来教育变革中如何发挥作用?

李成:2006年,布鲁金斯学会与清华大学合作创建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一直积极发挥桥梁作用,开展高质量的研究。而在中美关系面临严峻挑战之时,智库作用显得更为重要。

目前中国的智库处在繁荣发展期,中国并不缺乏智库顶尖人才,我们更需要的是交流与对话。智库间合作,与大学间交流一样,变得越来越重要。事实上,现在很多传统的界限已变得愈发模糊,比如说智库与大学、智库与媒体的区别在哪里?有太多新的机会和广阔的平台,相信我们可以为公共政策的民间讨论、决策咨询和国际交流起更大的作用,布鲁金斯学会期待与清华展开更多的合作。

记者:疫情当前,面向全球,大学如何更好地承担社会责任?

李成:当前全球各国都有一种非常强的紧迫感,疫情导致的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在欧美国家激增,病毒未来也有可能对低收入国家造成巨大的伤害。在这种情况下,高校首当其冲应深化医疗科研领域的国际合作,彰显人道主义关怀。接下来,就是有关经济复苏,中国和亚洲一些国家的经验对于美国和欧洲不少国家都是非常有帮助的。大学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断提高教育质量和公共产品的分享,还要面向世界,承担更多的责任。

(清华新闻网4月28日电)

记者:曲田

采访联络:国际处

编辑:李华山

审核:程曦

2020年04月28日 20:36:4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