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观点 | 新冠疫情下的大学在线教育及展望


清华新闻网4月25日电 北京时间4月24日晚,由清华大学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联合举办的“全球大学特别对话:新冠疫情下的大学在线教育及展望”会议在线举行,来自6大洲、15个国家、21所大学校长、副校长和专家学者,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多位代表参加。会上真知灼见碰撞思想火花,嘉宾们围绕全球疫情蔓延下的在线教育挑战与变革纷纷发表看法。

peter-salovey_7-18

近期一系列突发事件清晰表明,我们必须携起手来共同努力,加快教学和发现新事物的速度,将知识与价值注入亟需答案的世界。感谢清华大学组织我们走到一起,针对疫情期间的教育连续性这一重要议题展开及时对话。应急的远程教学经验对耶鲁大学未来发展将产生长远影响,有助于在线教育方式的重新塑造,并引发传统课堂教学的变革。正如数百年来的情形,面对不确定性,大众会向高等教育机构寻求指导和答案。相信凭借智慧与创新,我们能更好地回馈社会。

——耶鲁大学校长苏必德(Peter Salovey)


此前在线教育发展迅速,而新冠病毒大流行更加速了这一进程,并为大学开展更大规模的活动提供了机会。我们面临的挑战来自这样一个事实,即教育不仅仅是教学和评估。从入学、教学、学习、辅导和评估,到职业咨询、毕业、社交和社交活动等,每一份体验都是学生对大学的期望。挑战还来自学生充分接受教育所需的支持和资源,来自学生群体的多样性和他们所处的不同环境。本科生和研究生对在线教育有着不同的需求,不同国家和学科的学生也有各自的特殊需求,作为大学,我们必须满足这些需求。挑战更来自教师所需的支持,我们需要支持他们进行在线教学,并与学生有效互动、引发好奇心。

——剑桥大学校长杜思齐(Stephen Toope)


在线教育不仅仅是将传统教学转移到网上,它要求我们从旧的教学范式转变为与数字化的功能和局限相匹配的新教学法。但毫无疑问,这将对线下的传统教育产生不可逆影响。我们正在做过去认为不可能的事,并且以飞快的速度。希望功夫不负有心人,教师、学生等所有人都可以从中受益。

——帝国理工学院校长爱丽丝·加斯特(Alice Gast)


当学校着手应对新冠疫情时,我们制定了战略文件,聚焦个体、全球校园、影响力三个支撑点。作为欧洲领先的大学,以可持续、负责任的方式推动科学技术创新、改善人类生活,是我们的愿景使命。目前可以确认我们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信大学是全球性机构。接下来,我们将需要找到整合线上学习与传统课堂学习的正确方法,从而塑造数字化教育而非虚拟教育的概念,同时需要在实验室、科研攻关上投入更多。新的挑战关乎大数据与连接性,关乎灵活与智能,我们必须采取有效行动以应对新的规则。

——意大利米兰理工大学校长、意大利大学校长联合会主席费卢奇奥·内斯塔(Ferruccio Resta)


President Meric Gertler

尽管人们认识到在线教学的潜力和可能性,但在如此快速的过渡过程中,坦白说我们取得的成就是高度可变的,更认为这是紧急的远程教学。我们需要大量时间、精力和费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体验和质量,尽力满足学生的特殊需求。比如,听力和视力障碍的学生很难适应,尤其身处偏远地区,以及在家学习对一些学生来说存在干扰。我想,当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能够恢复到正常状态后,新常态将与之前有所不同,但也不会颠覆。尽管远程学习的潜力超出了想象,但在安全的情况下,我们的学生会竭尽全力返回教室,那里有交互学习的丰富感受。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校长梅瑞克·格特勒(Meric Gertler)


https://www.waseda.jp/top/en/assets/uploads/2018/11/f9875d1649bfeee1223a1530cf9b9c56-610x718.jpg

新冠病毒大流行对教育的影响非常重大。我认为,面向未来和“后疫情时代”,我们应该借此机会,通过网络促进社群发展,连同所有大学校长和负责人的共同努力,进一步实现自身发展。目前早稻田大学所有师生都居家学习。我们努力为在线教学提供指导视频。或许,通过世界范围内共同努力,我们有可能找到新的方式来改进技术,以增强教育核心要义。

——日本早稻田大学校长田中爱治(Aiji Tanaka)


我们必须提升对大学精细化管理和可持续发展价值的认识,继续为未来的使命服务。在这次的疫情中,一流大学的重要性更加凸显出来。要为学生提供教育,帮助他们融入世界并茁壮成长。实际上,大学为我们战“疫”提供必要的基础研究。对于我们不仅从事医学研究而且从事医疗保健工作的许多大学而言,世界范围内的大学在数十万病患的救治方面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校长安德鲁.马丁(Andrew Martin)


线上系统具有出色的韧性和性能,但是缺少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我们确实发现了,一所在线大学或许比不上我们已有的大学的原因,虽然目前它正在被替代。我认为将会出现的情况是,我们通过在线教学提供一种满堂灌的学习方式,因为这似乎是学生学习的最好方式;但同时要确保师生间的高度课堂互动。因此,我们将课内学习安排的更加紧凑,来衡量我们的学生能在哪一种系统下吸取更多的知识。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校长、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布莱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


Zoom和类似的同步工具有明显的好处,但是过度使用也会诱发疲劳。为了避免这种危险,我们的一些教授想出了如何使用异步工具为学生提供动态的主动学习体验。《自然》杂志刚刚发表了一篇有关我们的一位教授如何在他的高级代数课程中使用异步工具的专题报道。他的学生回答问题时,将证明步骤加载到虚拟白板上,讨论彼此的证明等。他相信大家在异步学习方面的效果很好。之后他们会进行同步学习,因为他们在交流和书写之前已经进行了认真思考。疫情大流行使得很多大学对教学法的思考比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深入得多。今天这样的对话让我很激动,我们的教学反思不仅在单一的大学“孤岛”中进行,重要的是,我们将继续合作,以确保我们的教学都能从通过新工具最大化获益。

——上海纽约大学常务副校长、康奈尔大学原校长杰弗里·雷蒙(Jeffrey Lehman)

编辑:曲田 李婧 李华山

审核:吕婷

 

2020年04月25日 19:11:2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