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军:只想做一名平凡的好医生

通讯员 韩冬野


郭军

2020年1月27日晚10点40分,载有北京市属医院136名医护人员的飞机落地武汉。打开手机后,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郭军怀疑自己的手机坏了,因为它一直在震动……之后,他共收到了100多条短信、微信,绝大多数来自于海内外他救治过的患者,基本不做媒体宣传的郭军说“我只想做一名平凡的医生”,但支援武汉的新闻一出,低调的郭军想藏也藏不住了。

“医三代”的家风传承

郭军在机场展示长庚医院的旗帜

出发得太紧急,郭军甚至没来得及和年迈的父母说一声。父亲则是在电视新闻里,看到了拿着医院旗帜准备出发登机的儿子,“注意安全,家里不用操心,小孩我和你妈帮你们带。”这条淡定的微信就发自他同为医生出身的老父亲。

郭军是“医三代”。爷爷是中医,父母是70届医学院毕业的大学生,毕业后响应国家号召,婚后两人在两个省分别扎根农村、厂矿基层医疗单位,一干就是10年,1980年一家人才得以团聚。“我从小就生活在医院里,住家属楼、吃医院食堂,自己管自己,自由生长。”郭军说,父母都是科室主任和业务骨干,家里敲门声一响,父母随时都要跑去医院里救治病人,最忙的时候,大年三十,父母分别带上孩子到各自就职的医院病房过年。

郭军对医学、医生职业的认知,也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中扎实地树立起来。他顺理成章地走上医师岗位,并在20余年的临床工作中,默默地在临床实践着“严谨敬业,精勤奉献”的家风。 

郭军在仔细研究患者的CT资料

北京市属医院援鄂医疗队支援的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是收治重症危重症患者的定点医院,这里65岁以上的老人均为新冠病毒肺炎合并各种基础疾病的重症患者,这意味着临床诊断与治疗不能仅是参照诊疗指南,对症给药,必须兼顾其他基础疾病加重和并发症的处理。例如,12楼西4病室里有位近70岁的老人呼吸困难,这本是新冠肺炎患者的典型症状,但郭军在查房时发现,老人呼气显著延长伴哮鸣,胸廓呈显著异常的“桶状胸”。防护服让郭军无法用听诊器进行听诊,他便细心追问老人的病史,得知老人年轻时曾有哮喘的病史,还有常年大量吸烟的习惯,再细看高分辨CT影像,郭军判断患者合并有慢阻肺和肺气肿,病毒感染则诱发了慢阻肺急性加重,他立即为患者追加了雾化吸入制剂的医嘱。果然,老人气促喘息的症状在两天后开始明显好转,活动耐力也恢复了。“在隔离病房日常工作中,积极处理合并的糖尿病、心力衰竭、恶性肿瘤、电解质紊乱等这些情况,对整体病情非常重要,对我们的内科基本功也要求很高。”郭军说。

沟通也是治病良方

第一次进入武汉协和医院西区隔离病房的情景,郭军记忆犹新。“你走到患者的身边,能看到那眼神里充满了对疾病的恐慌和对活下来的渴望。”郭军说。新冠肺炎目前没有特效抗病毒药,对大部分患者来说是一种自限性疾病,除了氧疗、对症支持、安排检查和维持生命体征等,给予患者更多的关心和心理安慰也应是医护人员的职责,并且和医疗救治同等重要。而这一点也正是郭军在临床经验之外的另一优势——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工作的近5年时间里,郭军保持着患者“零投诉”的记录,“在临床工作中,宁可多花一点时间和患者做好沟通,远比沟通不到位导致的医患矛盾甚至纠纷来得值当。”在一次院内培训中,郭军语重心长地与同事分享心得。

郭军(右)与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医师王小辉进入隔离区前合影

“有需要您按铃”,重症患者会不断地按铃,诉说自己的不适和痛苦,医生和护士反复穿梭在病室间安抚患者的情绪。“室内是空间局促的病房,身边很多都是呼吸困难的病友,外面则是一座空荡荡的城市,面前的医务人员穿得像宇航员也无法辨认,我们站在患者的角度,能理解他们几乎崩溃的心理。”郭军说。良好的医患沟通,正源于着“站在患者的角度”的换位思考。

有一次郭军在隔离病房查房中,听到一名患者在剧烈咳嗽,他立即走到床旁问诊,而患者则非常迅速地带上口罩,“医生,您站远一点吧,别让我把您传染上。”很多患者也在更多的讯息中逐渐变得理性,“他们也在保护我们医务人员,他们也在换位思考,”郭军说。 

郭军在隔离区为一位患者进行临床操作

结合不同患者的病情和心理状态,郭军会跟患者“多说点话”,给重症的患者解释病情和给予治疗时说得尽可能详细些,给年轻的患者则多给予信心支持。比如一次查房面对同龄的男患者,他说:“你40出头,咱们差不多大,这个年龄段机体抵抗力是比较强的,这个病本身又有相当高比例的自愈性,你病程已经接近3周了,已经渡过了病情可能恶化的最危险阶段,要对自己有充分信心,病情一定会继续好转的。”他跟患者强调最多的话是:“要相信疾病的科学规律,咱们一起挺过去!”

人民需要 从未缺席

2003年,呼吸道烈性传染病“非典”来袭时,郭军是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里一名年轻的高年资住院医师。当时国内外医学界对病原体、疾病防控和诊疗都充满了很多未知,急诊科成了抗击“非典”的第一道风险关口。“我是单身男青年,无任何家庭负担,科室在这个特殊时期人手紧张,有困难我都随时可以替班顶上去!”当年的请战,没有什么仪式感,郭军跟科主任说的话言辞简单,但掷地有声。 

医疗队到达武汉时的合影

17年后,接到支援武汉的通知时,郭军也早已作好了心理准备:“我是医院里最合适的人选,有2003年抗击非典的经历,临床工作20余年,各种呼吸道传染病经历得比较多,是前线需要的具有高级职称的医师;我还是有近25年党龄的老党员,以及呼吸、感染、血液肿瘤、风湿四个科室联合党支部的支部书记。”如今再赴一线,郭军已是一名阅历丰富的老战士,担任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支援武汉医疗队队长、临时党支部书记,带领医护共11人出征。“面对疫情,我内心并不恐惧。但压力很大,会焦虑。”郭军说,历数近年来的重大传染病疫情,呼吸科大夫基本上都是前线人,自己也亲历过非典、高致病性禽流感等一系列传染病的一线救治,随着经验的积累,对疾病的未知也产生了更多敬畏之心。如今,作为两个年幼孩子的父亲和医疗队队长,他心里的牵挂更多了:“医院把10名队员托付给我,我得把大家一个都不能少地带回去。” 

医疗队成员一起讨论如何更好地使用防护装备

再进隔离区,郭军对防护装备充满信心,他严格要求队员反复练习穿脱防护服,并做好个人卫生等感控的各项要求,在隔离病区严格落实三级防护要求,杜绝医护人员被感染。

2019年举国难忘的国庆节,郭军作为业务骨干被北京市卫健委抽调参加建国70周年阅兵式“致敬方阵”医疗保障组工作。在天安门广场前,他亲眼见证了中国人民用血汗和勤劳智慧建设起来的强大国家的实力,内心难以平静。“作为一名医生,人民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缺席。共和国没有忘记为了今日中国的辉煌成就前赴后继的仁人志士、抛洒热血汗水的英雄模范,为这个群体提供医疗保障工作责任重大,也是无上光荣的记忆!” 为此,他放弃了原定于9月下旬公派出国访问的交流计划,选择了坚守。

“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想做一名平凡的医生,能把这一件事做好,就是这辈子的一大成功了。”郭军说。

供稿:长庚医院

编辑:李华山

审核:程曦

2020年03月31日 10:00:4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