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专业课不及格到论文总影响因子150+,从“追女神”中参透学术秘笈

——访清华大学2016年特等奖学金获得者、 化工系2013级博士生唐城

学生记者 哨哨 凌霄


唐城在今年“学术新秀”分享会上与同学们分享自己的故事和感悟。

别人眼里的唐城是个阳光诚挚的人,他乐于分享自己的想法,也愿意了解别人的观点。从“学术新秀”到“研究生特奖”,唐城的身上有一股独特的“酷劲儿”,或许是因为他所描述的科研很酷,或许是因为他总是有强烈的主见和属于自己的想法。

作为化学工程系四年级的直博生,唐城的研究方向叫做“三维石墨烯材料的高效构筑与储能应用”,师从魏飞教授和张强副教授。到目前,他已经以第一作者(或共同第一作者)身份发表SCI论文13篇,总影响因子大于150,ESI高被引论文3篇,封面(含封底等)论文5篇,已授权国家发明专利2项,获唐立新奖学金、连续两年国家奖学金——唐城的特奖申请表足够沉甸甸,但这些数字与奖项远不足以代表他。“特奖”并不只是千篇一律的优等生,而唐城也有自己的与众不同。他总是用自己的方式激励着周围的人,把自己对科研的态度分享给所有人。

恋爱与学术:投文章就像追女神

在实验室里,大家都管唐城叫“唐导”,甚至连导师张强副教授也会这样叫他。这位大家口中的“唐导”总是有很多自己悟出的小道理。

在唐城眼里,学术里的许多事,都能用生活中的简单道理解释。他根据石墨烯的三维结构、性质以及独特的应用和各种食物的相似性,分别把石墨烯比作三明治、抹茶巧克力、披萨,这些东西对唐城来说是一种“吃货的小确幸”。

“投文章就像追女神”是唐城最有趣的“理论”之一。

每一个做科研的人都遭遇过投稿被拒,唐城也不例外。“你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付出很多,但这根本不是人家想要的。”每次返稿之后,唐城总是认真思考退稿的原因,揣摩审稿人心思,反复修改投稿,不断打磨优秀,直到投中为止。这个过程就和追女神一样:“一次一次被拒绝之后就会更加清楚女神的小心思,知道该怎么努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优秀,慢慢地得到她的青睐。”

“唐城是个很自恋的人”,7年的室友这样评价唐城的性格,“别人认为他做不到的事,他就是觉得自己能做到。”而最后的结果也往往是以唐城的“胜利”告终。可能就是这种别人眼中的“迷之自信”,让唐城对自己有着超高的要求。而他自己只是“云淡风轻”地说:“我只做到了自己认为的合格而已。”但同样,他也说过,“止于至善”,在他的眼里,“99分就是不及格。”

“唐导天天在实验室教育我,不要总想着投《先进材料》(Advanced Materials,影响因子18.96),简称“AM”。”同一个实验室的同学半开玩笑地说到。唐城常说:“如果这个事情,有我和没我都一样,那我宁可不做了。”当别人都在考虑毕业的时候,他却在考虑自己以后能够达到什么样的学术水平。唐城认为对待学术和投稿的态度应该是奔着《自然》(Nature)的水平去,但是最开始肯定投不中《自然》,不妨先从《先进材料》开始,说不定《先进材料》更加适合,再从《先进材料》不断努力,达到更高水平。因为不断交流才会有进步,摸爬滚打才会有成长,会帮助未来学术审美和学术技能的提高。

“虽然文章不一定要打磨得完美才能投稿,但是投稿只能有一次的慎重,就像爱情一旦选择就要坚持走下去。另外就像不能脚踏两只船一样,不能一稿多投,不然别人会怀疑你的人品,以后再想投稿就很难了。”当被问及对待恋爱的态度时,唐城总有风趣的解答。

实验中的唐城。
平凡与酷炫:“特奖”也考过不及格

化工系本科有一门专业课《化工原理》,当时唐城担任课上的课代表,但是期末考试的时候,唐城的卷面成绩不到60分。

当时的授课老师余立新教授找到唐城说:“我看你这个课代表平时学得蛮认真,怎么期末就不及格?”最后,加上平时的课后练习成绩,那门课唐城得了69分。

唐城坦陈,当时确实没有学懂,但当着余老师的面却说不出口。这件事对唐城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当时正值从澳大利亚结束夏令营回京,那天晚上唐城哪都没去,一直躺在实验室的折叠床上想:“我怎么才考了这么点分数?”这一刻,唐城陷入了极度的自卑,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脑袋里面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暗示唐城:“学习态度肯定有问题,绝对是属于不认真学习或者蜻蜓点水的类型,或者是做做样子特别浮躁的状态。”那天晚上,唐城把自己否定得一文不值,但是从那天晚上之后就有了人生重新开始的感觉。挫折没有意义,有意义的是如何从挫折中走出来。或许是源于对自己过于严苛的要求,唐城说自己总是在极度自卑与极度自信之间摇摆。

他坦陈自己不是那种特别勤奋的人,和许多人一样,也会给自己安三个闹钟却依然无法早起。他常用“慵懒”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当被问及怎么安排时间的时候,唐城会心一笑:我没有像马姐(马冬昕)那样的计划表,关键是我自己比较懒,执行能力比较差,这点不能学我。虽然他这样说,但实际上他是以项目为导向,集中精力一件一件完成。

即便是在生活或科研的方方面面一次又一次地怀疑自己的学习能力,怀疑自己的慵懒性格不适合科研,时常承受身兼数职的忙乱与辛苦,但唐城在简单地调整之后,依然会继续前行。

虽然别人开玩笑说,如今唐城“躺着都能毕业”,但是不断进取的内心让他没办法这样做。唐城说这是一种想“自我挑战、止于至善”的追求和人生态度,自己就是凭着内心这股不断挑战的冲动,才有了一次次小小的积累,在日积月累中显现成果。发表的每一篇学术论文,获得的每一项奖项和荣誉,都是自己试一试、争一争、跳一跳换来的。

投入与收获:做些“无用”的事

唐城的导师张强副教授这样评价他:唐城不仅具有极强的科研创新创造能力,还具有与生俱来的领导力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从小,唐城身上就有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责任心。在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班里会选一个值日生,当上了值日生的唐城负责给班里教室锁门。他便每天把钥匙挂在脖子上,永远第一个去,最后一个回,用母亲的话说,好像自己“当个特别大的官一样”。正是这股责任心,让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做到自己认为的合格。

尽管将自己的方方面面都发展得令人佩服,但最难得的是,唐城不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各种光环和成绩下,依然保存着一颗热忱的心。他愿意为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付出精力,而不仅仅是追逐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2015年10月的中国国际石墨烯大会上,唐城向诺贝尔奖获得者、石墨烯的发现者安德烈·海姆(Andre Geim)介绍自己的石墨烯成果,此次大会上唐城获得了全场唯一最佳口头报告奖。

作为清华大学未来石墨烯应用兴趣团队首任辅导员和理事长,他从零开始,将其发展成包含14个院系9个年级的综合型科创团队,致力于学生主导的石墨烯的产业化应用探索。

在培养团队时,唐城决定不跟风、不折腾、不盲目举办活动,而是积极联系资源并不断筹备,保证质量、打造精品,摸索出“创意交流、项目研发、创业转化”的“三步走”战略。这使得未来石墨烯应用兴趣团队小有成果,并成功入驻iCenter的碳立方实验室,从而使得团队的发展迈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

已渐渐退出管理的唐城,在上个月还带着团队去参观一家石墨烯公司,他希望通过带领团队走出去,认清产业研发的真正情况,以找寻更好的合作机会和项目创意。他的小目标是可以在自己毕业前带出一两个优秀的研发成果。

“唐导”写给2字班的一些话。

唐城曾经是2字班的辅导员,在卸任的时候,他曾给2字班的“孩子们”写了一封两千五百多字的信。在这封题为《关于大学生活的一点思考》的信里,“唐导”把自己认为对同学发展有益的感悟都分享给他们,还把自己想说的话写下来送给2字班的同学们。

在信中,他写下这样一段话:什么是更好的自己?好和成功的标准有很多,可以是别人眼中的也可以是自己理解的,可以是别人掌声里的也可以做给别人鼓掌的,但不管怎样,让自己与外界产生一些正面的积极的互动总是好的,还记得高一的时候在英语课上看的一部电影《疯狂农场》里面的一句台词“一个强大的人为他自己崛起,而为他人崛起的更强大”(A strong man stands for himself, a stronger man stands for others.)
     来源:清华研读间  2016-12-08 本文有删改

(清华新闻网12月21日电)
编辑:徐静

2016年12月21日 15:01:3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