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深度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研究

这次疫情给人类敲响了警钟


来源:北京日报 6-15 王绍光

很多人把新冠肺炎疫情当作一次“黑天鹅”事件,但这次事件绝对不是“黑天鹅”事件,而是比之更困难的事件。关于新冠疫情的决策,我称之为“深度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

以确定性作为标准来划分,公共决策可以分为以下四种:

一是在确定的条件下进行公共决策,是“已知的已知”。比如“灰犀牛”事件,其实就是在确定条件下进行决策。“灰犀牛”事件具有三个特征:一是能够提前预见事件的发生;二是事件发生的概率较大;三是事件一旦发生,就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二是在一般性的不确定条件下进行公共决策,是“已知的未知”,比如“黑天鹅”事件。“黑天鹅”事件有三个特征:一是事件的发生出人意料;二是事件发生的结果影响很大;三是事后可以解释和预测。通常而言,在一般性的不确定条件下进行公共决策,人们往往会采取经验主义的做法。

三是在深度不确定性条件下进行公共决策,是“未知之未知”。也就是说,未知的因素,我们至今还不知道。这次疫情既不是“灰犀牛”,也不是“黑天鹅”,因为这次疫情到目前为止,依然存在解释不了的问题,具有深度不确定性。最近几年,国际上有学者对“深度不确定条件下的决策”做了一些研究。这些研究的初步成果表明,最好的策略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这需要四个条件:一要尽快收集、分析关键信息;二要迅速做出决策;三要动态评估决策的代价和收益;四要及时调整决策以减少代价、增加收益。如果要实现这样的决策,有赖于政治体制的四种能力,分别是及时的信息收集和分析能力,高效的组织动员能力,灵巧的监测评估能力和快速的调整转换能力。如果一个体制有这四项能力,应对起来会比较得心应手。

四是完全不确定性条件下进行公共决策,是“不可知的未知”。

此次疫情就是在深度不确定性条件下进行公共决策的,疫情一开始就面临三大不确定性:一是是否出现了大流行的疫情、是不是新病毒以及传染性有多高、死亡率有多高和致命性有多强等;二是封不封城;三是复工还是不复工。

这次疫情给人类敲响了警钟。未来30年,“深度不确定性的情况”可能会频繁出现。比如,全球的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的稳定性程度具有不确定性。这是一个理论性的问题,值得公共政策研究者关注。

作者为清华大学教授

编辑:李华山

2020年06月16日 08:03:4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