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谈后疫情时期的“健康中国”战略:

投资公共卫生 布局“大健康”


来源:《广州日报》4-29  谢绮珊 练洪洋


开篇语:

纵观人类历史进程,每一次重大危机,都是一个“重启键”,都对人类系统进行重新“排列组合”,或向好、或向坏。就影响面、冲击力和破坏性而言,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无疑是21世纪以来最大的“黑天鹅”事件。“黑天鹅”飞过,掀起惊涛骇浪,世界格局与秩序发生剧烈震荡。

后疫情时期,世界格局的重塑和地缘战略的重整,全球价值链模式的调整和国际经贸格局的洗牌,国家治理范式的完善与社会治理体系的加强,都重新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唯有拨开云雾、看透规律方能乘风破浪、笃定前行,在危机中抢占先机。为此,本报从今日起推出“破疫·高端访谈”系列报道,且听各方专家之远见。(练洪洋)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2020年,是“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第一个时间节点,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根据纲要,到2020年,中国应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健康素养水平持续提高,健康服务体系完善高效,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和基本体育健身服务,基本形成内涵丰富、结构合理的健康产业体系,主要健康指标居于中高收入国家前列。

当前,我国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效,但公共卫生体系补短板、促进全民健康、建设健康中国却是一个长久课题。在此背景下,“健康中国”战略应该如何强势发力?新时期围绕疫情需要及时调整哪些工作重点?日前,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鞍钢接受本报专访,结合疫情就“健康中国”战略看变化谈发展。

疫情对14亿人民健康指标影响较小

广州日报:您如何评价此次我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攻坚战的表现?

胡鞍钢:这次疫情是一次全局性、突发性公共卫生危机,又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考。中国抗击疫情如同一场人民战争,应当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挑战-应战”案例。面对突如其来、前所未有的疫情灾害,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全国人民,及早识别、果断决策、积极应对、科学防治,迅速建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抗疫体制,及时制定不同阶段疫情防控战略与策略,与时间赛跑,与病毒竞赛,牢牢掌握主动权,形成抗击病魔的强大合力,在世界上率先打响打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加强与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社会合作。这是党中央领导、政府主导、人民参与、全社会防控、专业救治、国际合作的“中国模式”。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努力,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形势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积极向好的态势正在拓展,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恢复,在世界率先进入后疫情阶段。可以预期,中国在打赢这场规模宏大的人民战争基础上,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新的情况下,将按照党中央部署,加大“六稳”“六保”工作力度,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确保如期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在历史大考、现实大考、世界大考中再次证明中国制度、中国优势、中国道路,是克敌(疫情)制胜的法宝。

与此同时,这场抗疫之战也充分暴露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短板,特别是公共卫生治理仍然是较薄弱短板,公共卫生安全仍然是长期面临的共同挑战。

广州日报:此次疫情,对我们建设“健康中国”目标带来什么影响?

胡鞍钢: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人民健康是民族昌盛和国家富强的重要标志。健康作为一种特殊的人力资本,既是社会生产力之基,更是人民福祉之本。2016年8月,召开了新中国历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其核心目标就是全体人民共建共享“健康中国”。客观地说,这次疫情对我国和世界经济社会发展都带来巨大冲击。由于习近平总书记在疫情防控工作初期就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成功遏制了疫情蔓延势头。

这次疫情主要是影响武汉地区的健康指标,对实现2020“健康中国”规划提出的目标影响极其有限,对全国14亿人民健康指标的直接影响相对也比较小。2018年我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达到77.0岁,比2015年(76.34岁)累计提高0.66岁。预计今年将如期达到77.3岁“健康中国”规划的预期目标。而美国人均预期寿命从2014年的78.8岁下降至2016-2018年年均为78.6岁,2020年可能再次下降。

尽管我国人民健康呈现较好水平,但这次疫情也让我们更加认识到“健康中国”战略的重要性和长期性。如果说2016年党中央形成了建设“健康中国”的共识,那么这次疫情会进一步推动个体、家庭、社区和全社会形成“健康中国”的广泛共识。从投入来看,2018年全国卫生总经费与GDP之比为6.57%,财政性卫生投入与GDP之比为1.82%,无论是公共投入还是社会投入比重都不高,都需要加大对卫生与健康的投入,投资人民健康,就是投资于4亿家庭、14亿人口幸福。

探索本地公共卫生目标和行动方案

广州日报:为实现“健康中国”目标,全面提升我国公共卫生体系的水平和质量,还需要在哪些地方下大力气?

胡鞍钢:“健康中国”涉及多个部门的公共政策话题,是多方面政策合力的结果,可以说涵盖了国家与社会治理的多个维度,也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社会和谐、人身安全等社会进步程度。随着我国社会矛盾转化,健康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更加突显,这就需要大力发展健康生产力,不断提高创造健康财富的能力。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发展健康生产力会产生巨大的规模效应和显著的总体收益。

未来我国还要考虑将人均健康预期寿命作为重要指标,2018年我国人均健康预期寿命为68.7岁,还明显低于人均预期寿命,相差8.3岁,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从卫生与健康治理经验来看,预防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健康方略。这次疫情暴露出我国在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等方面存在的短板和不足,重点反映出“预防为主”方针落实不到位,我国公共卫生事业仍滞后于整个卫生事业,公共卫生事业支出投入明显不足,一些地方重应急、轻预防的倾向尚未转变,特别是在紧急情况下举棋不定、举措失当,处理和管理危机的能力不强。从这个角度讲,此次疫情也为推进“健康中国”提供了更大的发展机遇,推动公共卫生体系从不公平向更加公平、从不充分向更加充分转变。

广州日报:在推进人民健康至上的政府公共卫生职能转变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胡鞍钢:从政府公共卫生职能转变来看,首先,引领各方形成共建共享发展氛围,强化政府履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方面的职能,提高公共卫生资源的整体使用效率,形成覆盖城乡、公平合理、普惠标准不断提高的公共卫生服务体系。

其次,加大对公共卫生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投入,有的放矢地增加国家和地方疾控人员队伍规模和编制,优先增补国家紧缺的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人才,强化国家预防医学人力资源战略储备。

再次,有关部门要考虑将公共卫生列入“十四五”规划重大工程项目,并给予重点支持。鼓励各地大胆探索,制订符合本地情况的公共卫生目标和行动方案。

促进健康产业融合提升健康服务能力

广州日报:疫情过后,从中长期来看,促进全民健康、建设“健康中国”,还要着重关注哪些方面?

胡鞍钢:疫情过后,应将发展健康事业、产业作为加快经济恢复的重点之一。经验表明,健康投资能够创造巨大的健康财富。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发达国家都在削减公共卫生等支出,只有中国大幅度增加卫生健康费用支出。“十二五”时期,政府卫生支出累计额达到48554.2亿元,个人卫生支出占全国卫生总经费比重大幅度下降,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从2010年的4.89%上升至2015年的5.98%,提高了1.09个百分点,创下了历史纪录,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健康投资,它的直接收益就是“十二五”时期原定发展目标是人均预期寿命提高一岁,实际结果是人均预期寿命提高1.51岁。尽管这一变化并没有反映在每个家庭收入中,更没有反映在国民经济核算中,但是它是人人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健康财富。

此外,中国正发展为世界最大的健康服务业市场,健康服务需求与日俱增。针对这个需求,必须大力推进健康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幅度提升健康服务能力,促进健康产业与养老、旅游、互联网、健身休闲、食品药品等融合发展,其中旅游业、互联网经济、食品业都已经是世界最大的市场,从而形成“大健康产业”布局,把健康产业培育成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打造成健康友好、信息密集、知识密集、技术密集、就业密集的产业群和产业体系。

专家简介:

胡鞍钢,清华大学人文社科资深教授,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情研究开拓者和领军者。

获中国科学院工学博士学位;美国耶鲁大学经济学系博士后;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荣誉经济学博士。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一等奖(两次)、孙冶方经济科学论文奖、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

其所领导的团队已出版国情研究系列中外文专著合著上百部,核心期刊论文400多篇;主编和撰写《国情报告》1600余期。

编辑:李华山

2020年05月06日 08:37:2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