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作品会说话

——央美、清华美院非遗结业展回眸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6-4-6 王学思


  3月下旬,分别由中央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主办的两场非遗研修班学员结业成果展在京接连举行,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两个展览共计展出400余件展品,其中不仅对比展出了学员参加研修前后不同时期创作的作品,而且还有美院老师与学员共同创作的一些作品。

  这些由学员新创作的作品不仅是他们为此次研修培训提交的结业作业,更表达了他们经过培训后在创作思路、传承理念上的改变。仔细品读这些作品,可以发现,学员们在传统与现代、民间与学院、坚守与创新等诸多方面进行了有益的结合与阐释。

潘惊石:

打破“山头”促联盟

  在中央美院玉雕组的展厅内,记者遇到了寿山石雕福建省级代表性传承人潘惊石,他性格温和,话不多。当聊起参加此次培训的收获时,潘惊石指着展出的两组作品说:“收获就在作品之中。” 潘惊石的两组作品,分别是其早年创作的“四灵”系列和参加培训后创作的“轮回”系列。“四灵”系列是一组四件的印纽作品,分别以月尾绿、白色汶洋石、红芙蓉、月尾紫四色对应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整套作品石材温润纯净,雕工细腻精湛,呈现出一种古典静谧之美。相比而言,“轮回”系列可以说在形式和风格上都突破了传统。这是一组以蝉为题材的俏色作品。俏色是玉石雕刻行业的专业名词,主要指巧用玉石的天然色泽雕刻的作品。在这组作品中,潘惊石通过对玉璧、书卷和蝉的巧妙组合和细腻雕琢,表达了他对生命轮回的理解。

  “参加研修之前,我通常是在找到好的石料后才会去想如何创作。这次培训让我认识到,其实自己的思维应该更开阔一些,通过巧妙的构思,一些看似并不理想的材料也可以雕刻出好的作品,‘轮回’系列就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尝试。”潘惊石坦言,当前的寿山石雕行业呈现出一种过度甚至是盲目依赖石材而忽略雕刻的现象。“其实雕刻技艺才是寿山石雕的灵魂。”当了解到美院的许多系统性研究都是举全院之力合作完成时,潘惊石深刻地认识到,当下寿山石雕领域的“山头”太多,门户之见十分不利于技艺的传承和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我希望能够联合其他传承人一起对寿山石雕各个门派的传统技法做一次详细的梳理总结,然后将研究成果在业内共享。”潘惊石说。

孙琳:

进步需要沉淀的过程

  在清华美院的展览中,缂丝作品的展示区常常引得许多参观者久久驻足。一条浅木色的中式条案上,左边陈列的是苏州缂丝织造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王金山于1998年制作的《翠雨秋荷》,右边摆放的是由其徒弟孙琳创作的“文房”系列缂丝作品;在条案背靠的墙壁上,一件由清华美院染服系副教授、孙琳的设计导师李迎军设计的缂丝旗袍如同一幅精巧雅致的挂画悬于墙上。大师、导师与徒弟的作品摆在一起,既表达出师徒之间的传承,又体现出民间与学院的对话。

  尽管学习缂丝已经有6个年头,孙琳却总说“自己还需要再闷几年,得踏踏实实地把技艺学好”。然而在师父王金山看来,光闷在家里做也不行,需要开阔眼界,特别是需要强化在绘画方面的能力。

  “做缂丝最难的就是模仿传统的书画作品,这次研修正好强化了我的绘画基础,让我进一步了解了工笔画的用色规律。”孙琳说,“这次学习带给我的是一种全方位的提升,而这种进步不可能马上就显现出来,需要一个沉淀的过程。因为要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在自己的作品中,还要经过一个认真思考和不断尝试的过程,这个过程就像大浪淘沙,能够有所突破才能见到真金。”

  由于缂丝作品的制作周期比较长,在短时间内孙琳根本无法同时完成创新产品、纪念品等结业作品的制作,在了解到师傅王金山的工作室里积压了一批出口日本的和服腰带后,李迎军便和孙琳商量可以将这些既有的缂丝产品进行改造再利用,于是便有了此次展出的“文房”系列作品。“这次的作品设计还比较简单,我想再过几年,我的作品在材料、造型上还会有所变化,会越做越好。”

何满:

在交流中迸发灵感

  在清华美院开展当天,由青海湟中银铜器制作及鎏金技艺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何满创作的《纯银一体壶》成为被观众在朋友圈转发频率最高的作品之一。

  这把银壶在外观上极具现代感,其表面的凸凹感能够直观地呈现制作者手工打造的痕迹,让观者领略到作品从制作到成型所经历的千锤百炼。在制作工艺上,何满攻克了壶体、壶把、壶嘴一体化锻造的难点,并给人以简约之感,同时也体现了制作者精妙的技艺。在银壶的不远处展出的是何满2014年创作的一款香炉作品,它以狮为顶,以虎为足,炉体两侧卧两条青龙,从款式到造型都是十分典型的传统题材。对于传统与创新,何满坚信:“要保证技艺的传承,既要留住传统,又要不断地创新。”

  据何满介绍,自改革开放到2000年左右,湟中银铜器的制作逐步发展到一个相对鼎盛的时期,当时制作的银镯子、银簪子、藏袍上的银器饰品和服务于宗教的净水壶、转经轮等用品都深受当地群众的喜爱,那时湟中从事银铜器制作的作坊有好几百家。自2005年以来,随着热衷穿传统服饰的藏民日益减少,银铜器的制作行业开始走下坡路,许多传统题材的作品出现了滞销的现象,大量从业者转行,老手艺面临新的挑战。

  如何创新、怎么创新,何满坦言拿捏不好:“过去总是把作品做得越复杂自己就越满意,但是市场对此并不认可。”这次研修给了他很多的启发,“其实未来我们学员之间可以相互合作、共同推出新的作品。比如我可以在壶把的设计上引入竹编和漆器等技艺。”

  给何满带来灵感的,还不仅限于和学员、老师的交流学习。在展览期间,何满很愿意和前来观展的观众交流,因为有些观众会给他提一些设计上的建议,“有时观众的提问,让我的思路一下子就打开了,同时我也意识到,未来再去创作作品时要更加强调工艺的细腻,因为好的作品大家都看得到。”

编辑:苑苑

 

2016年04月08日 15:41:2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