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走出的侦察兵:当兵“不服气”,发明“黑科技”


● 通讯员 何思萌

谢江平,2017年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2018年9月-2020年9月服役于武警某部一支队侦察中队,期间综合考核成绩优秀,荣获优秀义务兵一次,三等功一次,发明专利一项。

谢江平在训练


村里的第一代大学生

2017年的夏天对于江西赣县的一个农村家庭来说非同寻常,谢家有个孩子考上了清华,这是村子里头一个。

谢江平经常去村子旁边的烈士陵园,那里很安静,安葬了很多无名烈士。每当在这些墓碑前驻足,他脑子里都会不自觉地涌出很多耳熟能详的革命英烈的名字和他们的事迹,“我出生在一个红色革命圣地,那种从军报国的使命感一直伴随着我。我当时就跟自己说,长大了就报名去当兵。”

于是,进入园子后的第一年,谢江平就提交了入伍申请。当时他正在准备期末考试,三十多个学分的课程,复习压力极大。路过学堂路时他注意到两侧的征兵横幅,立刻就被吸引了,上面留了一个征兵办的电话,他打了过去问还招不招人,对面回复说就快截止了,要报名就尽快。“我清楚记得那一天,得到还可以提交申请的回复后,我骑着车立马赶去李兆基楼,终于在下班前赶到B429写下了我的名字”。

看到征兵信息或许是个偶然,但显然参军入伍这个选择,很早以前就成为了必然。


漂亮翻身仗:“小清华”的“不服气”

懵懵懂懂换上迷彩服,踏上高铁,进入新兵连时的谢江平是队里唯一一个戴眼镜的,又因为是清华出来的学生,被队友们称为“小清华”——队里或多或少有这样的偏见,读书多的人体质不见得好,而在部队,好的身体素质才是王道。

很快谢江平就用训练成绩证明了自己。在新兵连三个月的训练中,所有体能项目均取得优秀。常规三公里跑的成绩跑进十分钟,规定时间内做引体向上往往比别人多上十来个,一口气做几百个俯卧撑更是不在话下。凭借这些亮眼的成绩,谢江平被纳入支队特战力量,成为了一线侦察兵。

特战队的训练强度远大于新兵连。十公里跑的大腿发紫,爬大绳、吊单杠把手磨出血泡……谢江平在日复一日的魔鬼训练中虽感疲惫,但他骨子里有一种不服输的精神。“跑步有时候很累,不过每次听到他们说清华来的跑步不行就很气,我开始拼命跑,拼命训练。”

连里上上下下都知道,“小清华”不只是读书厉害,训练的成绩单也“傲人得很”。


从一线到后方:“黑科技”的诞生之旅

意外发生得很突然。入伍快一年的一次训练中,谢江平一如既往地全力以赴,但不幸在徒手飞跃矮墙过程中摔倒,头部受伤,右手肘关节粉碎性骨折。“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受这么重的伤,一想到不能在中队跟着一起训练,说是万念俱灰也不为过,毕竟我入伍的目的就是想训练好自己,保家卫国。”

那段时间的他过得很阴郁,既不想让家人朋友担心,又掩不住对自己未来的茫然。“受伤的四个月里,我跟我妈视频时每次都只拍左边,不敢让她知道。跑步一般都在天黑以后,怕看到以前中队的队友。”同时,他也在思考自己到底擅长什么、还能为连队做些什么。

养病期间,他听到了一则枪支走火导致人员伤亡的通报,起因是射击训练前对子弹核查不严,误以为弹匣是空的,射击测试时误击旁边的战友。谢江平陷入了沉思,“能不能做一个装置,实时监控着子弹数量,让指挥员能看见枪内剩余的子弹个数呢?”大一一整年他做了很多关于机器人的研发,包括线路设计、代码编写等等,虽然知识有限,但一个传感装置的制作恰好能用上。说做就做,他捡起了之前的课本,并练习左手写字,在电脑上制作出了传感器模型,后来完善成一套子弹数量实时监控装置,是战友眼中名副其实的“黑科技”,他申请了专利并已无偿交付连队使用。

疫情期间他借助雨课堂、慕课等平台的网络课程资源,从零开始,从计算机一级自学到四级,又自学了Java、C语言,成为了连队里的“科技担当”。打印机经常连接不上电脑,那就重新建一套网络系统,借助光纤实现所有打印机与电脑互联互通;指纹打卡装置短路了,那就拆开线路接上再装回;电脑系统损坏了、软件出了故障、主机主板坏了,谢江平全都能修。久而久之,但凡遇到软件硬件问题,大家第一反应就是来找他。

穿梭于各种故障设备之间,谢江平意识到搞技术同样能发光发热,有所贡献,且自己更加胜任这一角色。“接下来我希望结合物联网和连队内的既有设备,做出一套完善的训练监查系统,既保障安全,又提高效率,切切实实地去推进军队的现代化。”


“以后还要为国家核事业流汗”

受伤以后,谢江平曾经忐忑地给班主任打电话说明情况。班主任跟他说,“你在部队也算是为国家流血了,但你不能因为这事就灰心丧气,以后你还要回来为国家核事业流汗啊!”

今年的秋天,谢江平如约回到了清华园。宿舍在过去的大半个学期无人居住,显得有些凌乱。刚办完复学手续,他就花了大半个下午搞卫生。部队给他留下的“印记”除了爱干净外还有很多,比如物品的摆放不自觉地呈一条直线,杯子总朝着一个方向放。

但更明显的“印记”还是主动发现问题、高效处理问题的能力,以及军人的严要求、高标准作风。在军队时他是“小清华”,要求自己身体素质不能居于人后,学习能力要保持优势;回到清华以后他是“退役军人”,做志愿者服务同学、认真学习每门功课,事事都起带头作用。作为工程物理系学生,他的主攻方向为核材料。他直言,“如果说在军队是野蛮体魄以抵抗外敌,那现在就是要丰富知识用科技去强军。”谢江平对自己的未来规划很简单: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学国家最需要的技术,使自己所学所长能为国家所用。

“我现在就想好好学习,部队的生活让我意识到,还有许多的问题需要用知识去解决”。访谈一结束,他又背着书包,匆匆往教学楼去了。他说,等会还有一节C语言课。

供稿:武装部

编辑:李晨晖

审核:吕婷

2020年10月12日 13:46:1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