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系列座谈会之三

常务副校长王希勤主持召开学术与行政治理关系座谈会


清华新闻网6月23日电 6月15日上午,部分专家和部处负责人在线上举行座谈,就学术与行政治理关系这一主题进行交流研讨。常务副校长王希勤主持座谈会。

王希勤与参会专家进行在线座谈

政研室主任孙海涛首先汇报了学校治理体系建设工作进展情况,介绍了工作组的工作方案和调研内容。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是清华大学综合改革的目标和重要任务,是贯彻落实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的重要举措,也是学校2020年重点工作之一。工作组已经启动并举行了专家访谈、座谈等工作,课题组也在撰写调研报告,以为完成好此项工作提供理论和实践依据。

中科院院士朱邦芬认为,学校行政管理和学术管理两个系统的运行情况总体良好,各院系的学术系统和党政系统之间也比较和谐,目前学校学术委员会、教学委员会等学术机构在教学科研等一些重大问题中都发挥了作用,体现了教授治学的理念。未来应该增强这些委员会的自主性,构想更加长远的发展问题,更好地发挥学术机构的作用。

经管学院院长白重恩建议,当前学术和行政之间的分工比较合理,但现在各个学科都在高速发展,应当使学术机构、行政部门、党的领导在职权界定和人员安排上更加稳定,更好地发挥有影响力的学者在学术委员会和行政领导团队中的作用。同时希望在学校统筹下建立跨院系沟通合作机制,建设学科群以更好促进交叉学科的发展。

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副主席史静寰表示,学校人事制度改革已经很清晰地按照功能定位对教师和职工进行了分系列管理。处理好学术和行政的关系,要厘清边界、明晰任务、各司其政。清华有着深厚良好的传统和文化,要进一步凝聚对学校发展目标的共识,强调两方面的融合,形成学术和行政之间有效沟通和互动。

电机系党委书记、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于歆杰认为,学校的学术委员会、学位委员会和教学委员会运行相对独立,在学校发展过程中真正起到了关键的学术治理作用,与行政关系也比较融洽。学术治理是一个相对比较慢的寻求共识过程,行政治理目标性更强,未来可以加强学术和行政治理的双向互动,由学术机构自主启动形成决议,主动提交行政建议,由行政部门制定政策执行或委托学术机构完成。

新闻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金兼斌提出,院系在学术治理中面临的最大问题一是尚未树立成熟的同行评审文化,二是跨界评审中可能存在本位主义问题,三是担负行政治理和学术治理的参与者对相关职责的使命感和主动性差别较大。这就要压实相关岗位的职责,使院系行政、党委、学术委员会正职切实负起责任,各司其职,在其位谋其政。要大力推动有行政能力和服务意愿的资深教授或者年轻学者承担院系行政和学术重要领导岗位,确保其任职期间的岗位投入,同时建立具有系统规划和安排的正职退出保障机制,为那些担任管理岗位后愿意继续回到教研岗位的教授提供良好的接续教研过渡。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翊东认为,学术是大学的灵魂,但坚持学术导向并不等于拒绝行政治理,学术权力和行政权力两者在高校都不可或缺。现代大学逐步形成以政府、市场等外部力量、以校长为首的行政团队、以教师为主体的学术力量三种关系共同治理的格局。在大学治理中,行政治理更多是决策角色,学术治理更多是咨询顾问角色,大学的行政治理是在特定学术情景中的治理,这就要形成尊重学术意见、尊重学术自由、以服务学术进步为中心的理念和文化,同时还要进一步明确学术治理机构的责权利,提高学术治理机构的自主性和积极性。

人文学院院长、治理体系建设专家组成员万俊人认为,学术与行政之间首先是责任分担的问题,学校院系各级管理者要有责任感和使命感。学术和行政没有根本性矛盾,行政要对不同学科采用不同方式分类管理,不能一刀切,既要有规范性动作也要有自选性动作。现代大学既是知识的传承者、人才的培养基地,但更多的是新知识的创新摇篮。大学要创新、探索未知,要走在整个社会创新和文化进步的最前端,大学制度体系就要开放,要给群体成员留有空间。大学作为一个学术共同体,为群体成员留有的自由发挥空间越大,它在知识创新、人文精神传承方面就可能做得更好。一个学校好的制度背后一定有非常深厚的大学文化支撑,好的大学治理不仅要看到制度,还要看到制度中的人和制度背后的文化积淀。

法务办主任邓海峰表示,制度可以分两类,一类是强制性制度,体现出国家、学校对基本行为底线的控制,刚性比较强。另一类是授权性制度,只给出了方向,为行为主体留出较大的活动空间。学校在今后的管理过程当中,应充分发挥制度的服务、保障和激励作用。发规处处长杨殿阁认为,认识清楚学术治理与行政治理的关系,对于学校与院系之间治理关系也具有指导作用。文化办主任赵鑫表示,处理好学术和行政治理的关系要根植于学校深厚的传统和文化,要提出具有清华特色的学术和行政治理模式,不断丰富清华治理文化的内涵。

王希勤认真听取大家发言后指出,中国特色现代大学,是中国独特的文化和制度背景与起源于西方的现代大学制度体系的相互融合。中国特色现代大学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是在中国特色和现代大学这个前提下来讨论的。

王希勤表示,清华大学自综合改革以来在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方面做出了很多探索。一是坚持党的领导、永远跟党走。我们的党继承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有着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讲科学、讲事理,这些都体现在清华的办学风格当中,也体现在各项具体工作中。二是党的价值观是以人民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也是清华一直以来所追求的最高价值。三是清华大学较强的执行力、组织能力。习近平总书记讲党的力量来自于组织,清华也是一样,我们的能力和力量来自于学校的组织。

王希勤强调,在中国特色大学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背景下,学术和行政的治理关系还需要研究以下几方面问题:一是战略和方向问题。当清华从跟踪型走向引领型大学的时候,需要让教授们更多考虑一些长远的、超越性、战略性、方向性的问题,这就要在组织机构、资源配置等方面加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二是干部和骨干问题。包括明确干部职责,在职责基础上配备权力,通过组织体系把职责压实。不只是院系正职领导,也包括学术骨干、学术带头人,在学术治理中要发挥实质性作用。三是多元化和跨学科发展问题。未来学术发展的趋势一定是多元化,要尊重学术,尊重学科特点,尊重每一位教授的自主权,在多元化的局面下实现百花齐放,同时使大学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把握住跨领域跨学科发展的方向。

供稿:政研室

编辑:李晨晖  李华山

审核:程曦

2020年06月24日 13:16:0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