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历史上的体育锻炼

来源:新清华 2017-04-21


近来,一则清华要求学生必须学会游泳、否则不能毕业的新闻,引起众多媒体和社会公众的关注。其实,正如学校体育部负责人所回应的,这个要求并非新举措,清华早在几十年前就提出过。事实上,重视体育是清华悠久的传统,体育锻炼蔚成风气贯穿了清华的百年历史。

建校初期的“强迫运动”

早期的清华,曾以“三好学校”著称,这三好指的是校舍好、英文好、体育好。1911年2月拟订的《清华学堂章程》中,就把“体育手工类”列为学堂的十类学科之一。当时,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强迫运动”。1931年出版的《国立清华大学二十周年纪念刊》曾刊载《清华二十年来之体育》,其中记载:

清华由宣统三年至民国七年期间,虽无体育正课,但实行强迫运动。其法:即于每日下午四时后,将全校各处寝室、自修室,以及图书馆、食品部等处之大门一律关锁,使全体学生到户外运动场,投其所好,从事运动。……此法行至民七体育馆已落成,体育课改为正课后为止,是为清华强迫运动时期。

1921年,《清华周刊》本校十周年纪念号介绍学校体育教育情况。

那时校园面积已有数百亩,而学生只有四百余人,所以要在绿树成荫、荒丘小溪比比皆是的清华园,找个地方“躲”起来读书是件轻而易举的事。于是,当时担任体育部助教的马约翰一到锻炼时间,就拿着小本子,四处寻找学生,说服那些躲避运动的学生努力锻炼身体。为什么如此强调体育锻炼呢?马约翰曾深有感触地对校长周诒春说:“清华每年要送出一百名学生到美国去,送出的学生,总要像样一点,不能送出‘东亚病夫’。”

为了督促学生锻炼、检查运动效果,学校提出了具体标准。1919年《清华一览》在“体育课程”篇章中,阐述了“体育实效试验法”,并规定试验注重的几点内容:甲、康健;乙、灵敏;丙、泅水术;丁、自卫术;戊、运动比赛时具有同曹互助之精神并能公正自持不求徼幸。1927年,《清华周刊》刊登教务主任梅贻琦的文章《清华学校的教育方针》,其中就体育讲到:

凡在校诸生,每学期皆为必修,学分固不算在学分总数之内,然非体育及格者,不得与毕业考试。

近代体育教育家、时任清华体育部教师的郝更生也在1927年撰写了《十五年来清华之体育》的长文,其中同样谈到:“高级生赴美游学时,皆须经过以下两种试验,不及格者,即不能毕业”。两种试验,一是灵敏试验,二是游泳20码。

马约翰先生指导学生参加体育锻炼。

著名学者吴宓和梁实秋,都曾因体育测试不过关而补考,吴宓还因此延迟了毕业和留洋。梁实秋后来在《清华八年》一文中,生动地回忆了强迫运动的经历和补考游泳的经过,并不无惋惜地说:“……可惜到了高等科就不再强迫了。经常运动有助于健康,不,是健康之绝对的必需的条件。”

“为祖国健康地工作五十年”

新中国成立后,清华保持了重视体育的优良传统。学校从1953年起率先实行劳卫制,即学习苏联的“准备劳动与保卫祖国体育制度”。这一年全校参加劳卫制锻炼的同学达95%以上,只有病弱同学未参加。年末举行劳卫制验收,80%以上的同学达到及格标准,有25%的同学达到优良标准。1955年2月,《新清华》公布各年级男女生劳卫制测验计划,内容有体操、跑步、跳、掷、爬绳、游泳、引体向上、俯卧推伸等。

1955年,《新清华》刊登劳卫制测验计划。

校长蒋南翔身体力行推动清华体育,经常参加长跑活动。他希望同学们能100%参加锻炼,逐步争取做到除特殊原因以外,都通过清华锻炼标准才能毕业。为此,校务行政会议作出决议,“更改作息时间,集中上午上课”。校长办公室又专门发出《关于保证学生体育锻炼时间的通知》,要求:

为了更好地使同学们进行经常的体育锻炼,特规定在每日下午体育锻炼时间内:①不要开会,②不要安排学生看电影,③不要安排其它活动……

1957年11月29日,蒋南翔在全校体育干部会上讲话指出:“我们办的是社会主义大学,除了要培养青年成为具有社会主义觉悟,掌握业务的人才外,还同时必须是体魄健全的能劳动的社会主义建设者。……我们每个同学要争取毕业后工作五十年。”1961年3月9日,蒋南翔就健康等问题与团委干部谈话,其中谈到:“……‘要至少为祖国健康地工作五十年’的提法还是合适的。”1964年1月4日,师生代表举行马约翰教授在校工作五十年祝贺会,蒋南翔在讲话中又一次号召全校师生“向马约翰先生看齐,同马约翰先生竞赛,争取至少为祖国健康地工作五十年!”

每天下午四点半,操场上都活跃着同学们积极锻炼的身影。

从此,“为祖国健康地工作五十年”成为清华人的响亮口号。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每天下午四点半校园广播里都会响起:“同学们,走出宿舍,走出教室,去参加体育锻炼,保持强健的体魄,争取为祖国健康地工作五十年!”操场上、道路旁,到处都是积极锻炼的身影,整个校园充满着生命的活力。

“育人至上,体魄与人格并重”

清华重视体育运动,绝不仅仅是为了让学生学习一些运动技能,而在于爱国,在于全人格的培养。马约翰先生常说:“体育是培养人格的最好的工具。”2001年初,校党委常务副书记、校体委主任陈希在全国高校体育工作研讨会上讲话,指出“在学校体育工作中,要真正体现‘体魄与人格并重’的指导思想,必然要求我们在学校体育的价值体系中,要坚持‘育人至上’的原则,即培养人是学校体育的最高价值。”

2007年11月,校领导带头参加纪念“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口号50周年长跑活动。

新世纪到来前,清华本科学制由五年改为四年,是否将过去的三年体育必修课相应减少?1998年,陈希召集教务处、体育部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开会,力主大学四年应体育课不断线。这一主张逐步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学校的批准,在学制缩短的情况下,清华的体育课时不减反增。2003和2006年,清华“游泳教学”和“大学体育”课分别被评为北京市和国家级精品课程。

学校在丰富课外体育活动形式、提高体育运动吸引力方面,也做了许多工作。1999年起,将“马约翰杯”田径运动会扩展为贯穿全学年、涵盖多种项目、有广泛参与性的综合性体育系列活动,这一年全校学生有25866人次踊跃参赛。在百余个学生社团中,体育类社团占了三分之一,会员5000多人,列各类社团之首。马拉松是近年来群体活动的又一道风景线,每年有数千人参赛。同学们通过各自喜爱的运动形式,培养了强健的体魄、坚强的意志和健全的人格,真正体现了清华全面育人的良好环境。

(执笔:冯茵,照片均为清华大学档案馆、校史馆馆藏)

清华新闻网4月25日电

编辑:徐静

2017年04月25日 14:31:4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