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格非与郝景芳做客“人文清华”讲坛特别节目

讲述《北京折叠:现实与虚构》


清华新闻网10月25日电 (实习记者 鲍涵)10月23日晚7点,“人文清华”讲坛特别节目——《北京折叠:现实与虚构》在新清华学堂开讲。社会学家李强、著名作家格非对话第74届雨果奖“最佳短中篇”小说获奖作家,清华大学经济学博士郝景芳,以《北京折叠》为切入点,从社会学、文学、物理学、经济学的视角共同关注世界的运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张小琴担任主持。

郝景芳在演讲中阐述自己的思考。

活动伊始,郝景芳在演讲中阐述了对不同学科、学科与真实世界关系的看法,以及对于文学创作的思考。

郝景芳200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2006至2008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天体物理中心,后转入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学习并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在物理学和经济学的专业课程之余,郝景芳旁听了大量的外系课程,中文历史社会政治哲学系的课都会去听,旁听的课程接近100学分,有一段时间,她的课表从一早直到晚上都排的满满的。在她眼中,每一个学科都是使用一种独特方式和视角,去探索同一样事物。中文中有盲人摸象,英文中有谚语“屋中的大象”,中西方两头大象,都是某种巨大但我们说不出的事物,这也是所有这些学科都关注的事物,那个事物就叫做世界。而这些丰富的课程,都成为她思考“世界”的资源。

郝景芳关心文学的现实性,但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不是直接描述现实,而是抽象意义的现实性,即模型:是柏拉图的天上的小饼干与人世间现实小饼干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有别于混杂纷乱的现实的思想实验。正如物理学中无摩擦的平面,就是一种抽象意义的现实性。

郝景芳讲到文学家视角的“出世入世”。好的文学家提供的视角应当是遥远的置身世外的抽离。无论是托尔斯泰、卡夫卡,还是加缪,都站在他书写的那个世界之外。文学描述与科学描述不一样的最本质一点是,无论设定和视角多么出世,最终还是要放回到每个人物的入世情感来书写。构思的时候站在宇宙之外,书写的时候又在内心深处。出世旁观的冷,和入世动情的暖,构成文学最独特的张力。她怀想格非老师在课堂中,曾提醒学生注意托尔斯泰对安娜临死前内心过程的描写,托尔斯泰为安娜设计了最冰冷的命运实验,但是写在笔下的是安娜坐着马车走向生命尽头时张力十足的丰富内心。

郝景芳关注机器人对人类的前景的可能影响。

演讲的最后,郝景芳关注人类的前景问题,机器人的发展或将带来庞大低技能劳动群体的失业问题。借用清华校风,郝景芳鼓励听众“行胜于言”,未来怎么样要靠大家自己去创造。她希望,文学中抽象的现实和实际的现实不一样,希望不要有群体被时代落下。

郝景芳在清华就读期间,曾深刻受教于两位老师。《北京折叠》中第一、第二、第三空间的设置受到李强教授社会分层理论的影响,格非教授在授课过程中也曾指点过郝景芳的文学创作。

演讲结束后,李强、格非与郝景芳的对话环节正式开始,这是一场有关现实与未来的对话。

关于《北京折叠》,李强印象最深刻的细节是三个空间之间的通道十分狭窄。他认为北京折叠是对社会现实的警示,各阶级间需要更高的流动性。格非表示,《北京折叠》不仅描写了北京或中国的现状,实际上囊括了世界上很多地方共同面临的问题。

李强、格非、郝景芳在对话环节。

郝景芳介绍,物理是一门高度抽象的学科,物理研究个体和群体的关系,研究系统,也就是许许多多个体的统计性规律,研究坐标系、相对性,如果套上现实的人的因素,也可以得到一些结论。李强肯定了这个观点,认为物理学和社会学是有关联的,都是对世界的大视角解读。

格非鼓励像郝景芳这样的年轻作家对现实保持关注,相比社会学,文学家更为关注情感状态,社会学家更讲究用数据说话,做社会划分。文学家无法像社会学家一样立竿见影通过政策法规的制定产生影响,但文学的功能在于反省生活,文学作品中荒诞和黑暗的程度正是引导读者从另一面看到光明。

三位嘉宾都对社会阶层的流动性、对社会底层保持了深切的关注。李强从教育、职业、市场三种社会上升渠道的角度分析,认为只要留有上升渠道,社会就会有希望。格非以在印度的见闻为例,认为如果只做简单的社会分层,实际上对穷人并不尊重,关键是要建立人人平等的社会文化。郝景芳长期用自己的行动支持公益事业,她希望高人力资本服务业的发展能够真正推动国家的转型发展,而不希望社会底层陷入低水平的自循环。

活动后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制作团队与嘉宾合影。

对话环节结束后,现场观众通过提问环节与嘉宾进行了交流。

“人文清华”讲坛是清华大学发起的大型活动,定期邀请优秀的人文学者,在标志性建筑新清华学堂发表公众演讲,阐述其经典学说、独特思考和重大发现。讲坛于2016年1月10日在新清华学堂正式开启,李强和格非两位教授都曾站上讲坛与同学们交流。

编辑:李华山

2016年10月25日 11:33:1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