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学到投资,大道至简

——专访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狄拉克奖获得者张首晟

来源:文汇报 2016-12-19 姜澎


  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狄拉克奖获得者张首晟,近年来一直是很热门的科学家——他已经获得过除诺贝尔奖之外几乎所有的科学奖项,他培养的学生已有4位在国内知名高校担任教职,他在科研之外创立的投资公司已有两支美元基金,第三支人民币基金也正在建立之中。在他看来,科研和投资有着同样的标准,那就是求真和求美,而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宇宙间万物的规律,那就是大道至简。

  在近日复旦大学主办的复旦科技创新论坛上,张首晟接受记者专访,畅谈了他对科研和投资的看法。

100%的时间用在教学和科研,100%的时间用于投资

  作为一位既在第一线从事科研又要从事投资的科学家,常有人问张首晟科研和投资如何兼顾,他的回答是:“我用100%的时间做教育和科研,用100%的时间在做投资。做科学和投资并不能只顾埋头做,而是都需要大脑天马行空的思维。”

  张首晟说:“我总结过,科学和投资的共同点,都在于对未来的判断。”因为问一个科学家是如何得到研究成果的,也许有说不完的经验,但若问他在这么多的课题中或者解决问题的方式中为何选择这一个,他也许根本说不清楚。这所谓科研的直觉,在基础科学研究中,最重要的是要看到未来。

  投资也同样如此,在投资项目时,最重要的能力也是要看到未来。任何真正伟大的思想和好的项目都是满足一个标准———大道至简。张首晟说,欧几里德当年用5条公理可以推出所有的几何定理;爱因斯坦毕生的追求就是将宇宙之间所有的作用力统一为一种;谷歌当年的创新就在于用了一个简单的算法,把搜索结果排序,从而使谷歌从众多的搜索引擎中脱颖而出,“这些伟大的思想和伟大的项目,都符合简洁、美丽的标准”。

  张首晟获得过众多荣誉,其中他最重视的是2012年获得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属国际理论物理学中心的“狄拉克奖”和2014年的富兰克林奖。因为他的偶像就是狄拉克、爱因斯坦和杨振宁,他们都是求真和求美的代表性人物。

  当年上初中时,在上海家中的阁楼上,张首晟就读过狄拉克的故事———中学时代,狄拉克的老师让他开根号9,他的答案是3。老师说还有-3。这件事给狄拉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后来当他将量子力学和相对论统一时,他就记起了这个开根号的事情,就凭这一点,他预言了所有的粒子都有一个反粒子。

  而富兰克林奖,则使张首晟的人生发生了转折。富兰克林是企业家、科学家、政治家,在张首晟看来,富兰克林是启蒙时代真正的跨界的人才,要真正达到这一境界,需要的是大道至简的理念。张首晟说:“我的理想就是成为这个时代的富兰克林,在我们这个双创的时代,如果没有真正独具慧眼的人来投资,那是多么危险!如果把珍贵的社会资源投入伪科学的项目上,对整个社会的危害不可想象。”

科学的最高理念是化繁为简

  在斯坦福担任教授的张首晟,至今已经培养了25位在世界各地知名高校任职的教授。他曾经对自己的老师杨振宁说:“我能够超过你的地方,是我培养的学生比你培养的学生优秀。”

  在接受采访时,他说:“在我看来科学家和投资家的理念都是求美和求真,而挑选学生时,标准也是一样。”张首晟认为学生分三类,最差的学生是问他什么问题都没有答案;好一点的学生是问他什么问题都能够回答出来,但答案都是书本上的;最好的学生是问他什么问题,他的回答都是自己的答案。

  每次面试研究生时,他都会问学生一个问题:“是否知道磁单级粒子”。如果是一个务实的学生,他不会知道,因为这个粒子至今还没有发现;但如果是一个追求科学之美的学生,那他就会知道这种粒子,因为这种粒子是电磁学与量子力学完美结合的最美妙粒子。“他如果能够用自己的语言描述,那我一定当场就收下他。”

  张首晟坦陈:“现在的学生最关心的是改变世界,这样的提法太务实了,真正改变世界的,应该是通过思想改变世界。”张首晟选择理论物理研究作为自己的事业时,一直希望能够实现爱因斯坦的梦想。科学的最高理念是要化繁为简,爱因斯坦希望把世界上四种力——引力、电磁力、弱相互作用力、强相互作用力能够统一成一种力,但是他至死都没有完成。“我原先读博士时,就是想完成这个梦想。但是,我有一次和杨振宁先生交谈,他对我说:‘梦想是很伟大,但是我们面临的困境是,实验要验证我们的理论越来越困难,有时候提出的理论,一辈子都等不到实验的实施。’此后,我意识到要实现爱因斯坦的梦想,未必要在高能物理领域解决,所以逐渐转向了凝聚态物理方向。不过,说到底不论哪种研究,都是必须通过方法论的革新,来实现这些物理梦想。”

宇宙之美才是世界上最值得敬畏的美

  在张首晟看来,自然界的一切规律最终都可以用简洁、美丽的方式表达出来,而宇宙之美是世间最让人敬畏的美。

  他1978年进了复旦,1979年就被公派到德国读书。当时身边不少理工科的同学都转行去学一些实用的学科了,因为当时的理论物理很难找工作,张首晟感到非常迷茫。后来一次他去德国的格丁根大学城,玻恩、海森伯格、高斯和黎曼等都曾在那里工作过,当地的墓地埋葬了在那里工作的伟大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张首晟说:“我看到每个墓碑上除了他们的名字和生平,还有一个他们发明的公式,都是简洁而美丽的。就是在那时,我觉得他们虽然都去世了,但直到人类文明的终结,他们仍然存在。从那以后,我人生的路就没有再改变过。”

编辑:苑苑

 

2016年12月19日 16:36:0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