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清华的“80后”重庆选调生:扎根基层造福百姓

通讯员 杨帆


从2009年开始,清华大学向重庆市基层公共部门输送了近百名定向选调生。对于“清华选调生”这个身份,“来镀金”和“找不到工作”的评价不绝于耳。如今,七年过去了,当清华的光环褪去,理想撞击现实,书生意气直面百姓生活,他们是否还能坚守初心?为此,记者亲赴重庆,对四位清华选调生进行实地采访,全程记录了他们的选择、经历与思考。

在重庆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迫不及待地想把那些我所见到的、所听到的记录下来,但是我最想告诉大家的是,在短短三天的采访之中,我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清华选调生身上的那种责任与担当。下面请允许我为大家一一讲述他们的故事。

谭雪峰:放弃航天五院,选择回家乡扶贫

硕士毕业于清华精仪系的2009年选调生谭雪峰原本应该有一个不一样的生活——他曾经选择到航天五院去工作,而五院除了为他提供住房等优厚待遇之外,还承诺为他的女朋友解决工作。然而,就在签合同的前夕,一次少数民族毕业生就业座谈会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我记得那是校党委副书记史宗恺老师跟少数民族同学的一个座谈会,会上大家发言,就提到各自的家乡情况,就业方面的想法,以及有没有意愿回家乡工作等内容。也就是这么一个非常偶然的时机,触发了我一直埋藏在心中的一个想法,那就是回家乡工作。”

谭雪峰本就是重庆石柱县土家族人,老家村庄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后依然没有大的改变。“对于五院,我不算紧缺人才;而对于家乡,我有责任去改变她落后的面貌。”在学校的号召下,他毅然放弃和五院的签约,选择回家乡做选调生。

然而,这个决定却遭到了他的女友和父母的反对,特别是女友,同样来自石柱县的她正在期待着在北京生活的美好未来,却被男友要“回家乡做选调生”的决定给击破。谈到说服女友支持他的选择,谭雪峰仍然有一丝愧疚,“不过最终她还是跟着我回家乡工作了。”之后,他又说服了父母。“我知道他们觉得我走出山沟、走进清华很不容易,不愿意让我再回到那么贫穷的家乡,但是我觉得他们内心还是希望我回去工作的。”

2011年,在石柱县委工作的谭雪峰被选派到鱼池镇山娇村做第一支书,主抓生产。当时他为山娇村选的产业项目是土鸡养殖,动员大户参与。“我一周要和几个大户见很多次,然后就组织他们开会、讲技术,那几个月下来我都变成养鸡专家了。”他笑着说道。但是由于该项目是验收付款,需要先自行垫付,而村里没钱,很多人怕担风险又不愿意出钱,他就动员自己的父母、姐姐、妻子甚至岳父岳母凑了10万块钱作为先期投入。“当时群众特别感动,说谭支书这么支持项目发展,他们也很有信心。”直到现在,谭雪峰还能接到当年的村长、支书和村民的电话。“他们的关心是对我最大的肯定和鼓励。”

如此的事情还有很多。谭雪峰刚到黄水镇工作时,曾经帮助民工追讨工程款,“如果你们拿不到钱,我就陪着你们等。”他言出必行,陪着几十名民工在寒冷中整整坐了一个通宵,到处筹钱最终解决了问题。他还曾帮助拆迁户打造“黄水人家”发展生态旅游,为生活困难的“钉子户”解决工作等等。“我从每一件事中都得到了锻炼。”

在即将关闭的煤矿工地现场办公,右二为谭雪峰。

如今,担任沙子镇镇长的谭雪峰又开始了他人生中的一个全新阶段。他说,做了镇长之后才发现,自己还应该再“沉下去”,因为只有了解百姓的需求、解决百姓的困难、得到百姓的认可才能真正带动一方发展。“我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张顶:志在以天下为己任

硕士毕业于清华法学院的张顶是四位选调生里最惜言如金的一位,也是最让人心疼的一位。2009年,他的父亲罹患癌症,生活的压力瞬间压在了他的身上。为自己的生活费也为父亲的医药费,他边读书边打工。2010年,父亲在他毕业之际去世,留给他和母亲的,是一笔笔的债务。

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面对父亲欠下的债务和自己读硕士所贷的款,学法律出身的张顶竟然放弃了做律师或法官,而是选择了到重庆去做选调生!当被问及缘由时,他略带腼腆地说:“我从小就敬佩那些以天下为己任的人,哪怕是为正义、为坚守粉身碎骨,去蒙受不白之冤。虽然我自己跟他们差很远,但如果我先去顾自家的事,比如去做律师,那样也许会宽裕一些,但我的内心会留下遗憾。”

尽管负债累累,但张顶又是幸运的,他的女朋友与他志同道合,陪他一同到重庆来做基层工作。“我的女朋友在价值观上能够跟我达成一致。我们都认为钱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一定要在他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有所担当,有所追求。所以第二年她就考过来了,现在在区法院工作。”结婚以后,夫妻二人一点一点还清了债务和贷款,又按揭买了房子,今年又有了孩子。在他们的共同经营下,这个小家温暖而又安心。

走访建卡贫困户,左二为张顶。

到黔江之初,张顶被分配到街道办事处工作。“在街道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我觉得我还是想到农村、到偏远地区去多做一些事情。”2011年9月乡镇换届,张顶被公选为黔江区太极乡党委委员,主抓乡、村两级党建工作,一干就是五年。对于党建工作,学法律出身的张顶把它当作一种精神关怀。“我在学习马克思的‘社会三形态’时,完全被他非常科学的论证说服了。因此,我相信他对人的一个判定,就是人最终有一个精神上的追求,因为人到一定程度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精神关怀。我所做的党建思政工作,实际上就是对党员的精神关怀。”从这个角度入手,张顶在这几年里把最基本的党建制度分别从干部的思想、工作作风以及选人用人方面一点一点去抓,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动作,但是干部的年龄结构、敬业精神、工作态度在逐渐地转变。特别是村居干部(指主任和书记),他们的人品和工作作风逐渐得到更多群众的认可。而且,在他的努力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回家乡搞产业,农村的党员年龄结构也有了年轻化的趋势。

2016年9月,张顶调任中塘乡专职副书记,仍然负责党建工作。“我知道基层党建工作肯定会有很多困难,但是我内心并没有什么担心和害怕。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步地做,不管自己将来能做成什么样。我觉得对得起自己受的教育,对得起内心和良知就够了。”

陈宏:对接老百姓的需求

“我一直有个疑问,就是中央制定的政策怎么能够更适合地方,怎么能够更好地执行下去,所以我想去基层了解一下。” 2011年,带着这个问题,硕士毕业于清华环境学院的陈宏来到重庆市武隆县做选调生,在这里一干就是五年。

五年以来,陈宏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百姓的事大于天。“我工作的对象就是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怎么能够让老百姓很快地了解政策,怎么能够更好地解决他们的诉求,这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武隆山美水秀,又没有工业,特别适合生态旅游开发。常言道:要想富,先修路。而修建公路和铁路必然涉及到征地拆迁,而老百姓对征地拆迁的诉求就是能得到多少钱。“他们会对比以往的拆迁赔付,还会互相比较,一旦觉得自己得的少了,就会来质问我们,我们就要简单快速地给他解释清楚,如果解释得不清楚,老百姓会对政府产生误解,导致政府的公信力下降,干群关系恶化。”陈宏在面对这样的诉求时,耐心地给百姓讲征地政策,分析征地性质,解释不同赔付的原因,最终解决了所有的诉求,得到了百姓的认可。

 

到贫困户家中调研生产生活状况,右二为陈宏。

对于武隆的生态旅游开发,环境专业出身的陈宏有着独特的优势,他可借助母校和重庆校友会的人脉来实现。目前,他先后对接了仙女山度假区、天坑三桥景区、特色民俗房屋、芙蓉洞景区等项目。这些项目的成功上马,不仅带动了武隆的经济发展,还为越来越多的当地百姓提供了工作机会,提高了他们的生活水平。然而,在武隆秀美的自然景观中却暗含了一个致命的缺陷——那里的水不够喝!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因就是武隆的地质。武隆是喀斯特地貌,地一挖开,漂亮的石林就展现出来了,地下全是溶洞,这样的地质条件是不涵养水的。尽管降雨量很高,每年能够达到1000毫米以上,但是那里仍然缺水。所以在武隆,老百姓自己的生活用水本身就很有限,如果再建生态旅游城,水的供应问题就会更加严峻。

不过这也难不倒陈宏,他最近刚刚对接了一个净水装置的项目。“我的一个师姐在重庆市科学技术研究院,她也做环境方面的工作,负责饮用水安全处理。武隆的水主要来源于雨水和溶洞里引出来的水,它有个问题,就是溶洞里的水硬度比较高。虽然武隆没搞过工业,那个水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清洁,但实质上有些指标达不到饮用标准。师姐发明了一个超滤膜装置,引用过来的溶洞水经过装置过滤出来就可以达到国外直饮水的标准。”解决了饮用水的大问题,武隆成为生态旅游大县指日可待。

“造福一方百姓是我的理想,我会一直坚守下去。”

刘国平:小蜜蜂带来的脱贫之路

马克思主义信仰,曾经指引着一代代共产党人前赴后继、接续奋斗。然而,在改革开放之后,核心要务转变为经济建设,在一些人心目中,马克思主义信仰似乎逐渐淡化了。“老百姓现在还信不信这些东西?马克思主义要怎么跟实践相结合?”2009年,作为第一批输送到重庆市基层公共部门的选调生,硕士毕业于清华人文学院马克思主义专业(今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刘国平带着这些疑问与困惑来到南川区水江镇工作,在七年的时间里上下求索。

山水村是水江镇所辖范围最贫困的村庄之一。2016年6月,刘国平被选派到这里担任第一书记,主抓扶贫。“我刚到这儿的时候,感到非常吃惊,真的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世界存在。”此次采访,记者初到山水村,最先感受到的是正在修建的村通公路上满地的泥泞,而村委会就设在泥泞道路的旁边。在轰轰隆隆的机器声中,刘国平介绍了山水村的贫困状况和他采取的扶贫措施。“我今年6月份来到这儿,用两周时间走访了53户贫困户,对每一户贫困户,因病的,因学的,家中没劳力的,还有五保户,都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帮扶的措施。”

作为第一书记,刘国平的另一个职责是把扶贫项目搞好。“我发现这个地方非常适合养中蜂,这儿有一定的海拔高度,而森林覆盖率高,山上的各种药树、药花特别多,蜜源很丰富,这里产出来的蜂蜜质量都非常高,是高海拔的药蜜。”由于中蜂养殖是山水村已有的产业,但只是几家通晓技术的大户在做。刘国平了解情况之后,采取“抓大扶小,先富帮后富”的策略,通过政府注入资金,鼓励那些有技术有诚信的大户扩大养殖规模、发展贫困户养殖,并设立奖励制度,调动大户的积极性。就这样发展了短短两个月后,山水村就增收了上百万元。

到贫困户家中指导中蜂养殖,右三为刘国平。

刘国平还带记者走访了山上的一家贫困户,那是一户五口人家,住在一栋破旧的房屋里。男主人在外务工,女主人和阿婆在家务农,大女儿已经读大学,小女儿还在上小学。女主人和阿婆对于刘国平和记者的到访很是欣喜,特地煮了当地招待贵客的油茶。对于这户人家的扶贫,除了指导中蜂养殖之外,刘国平还帮助她家的大女儿找实习单位,为小女儿申请了学校的免费午餐。目前,她家的经济状况已有了明显的好转。

围坐在这户人家的火炉旁,马克思主义专业出身的刘国平一针见血地指出改革开放三十年后农村经济依然落后的原因:“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要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但是农村的生产力没有被解放,而是被束缚着,而且它的生产关系也是被束缚着,因为这些人离不开这个地方。而这个地方的资源,如果没有把它盘活,变成资产,就凭他们自己,只能把资源变土地,土地变蔬菜,土地变种植或者养殖的东西,不能把这块土地从资源变成资产。所以老百姓被束缚在土地上,不能把它产业化,不能把它规模化,那么他仅仅能自给自足,不可能致大富。”

“作为山水村的第一书记,我要做的就是把人脉、资源和思路带下来,帮助农民致富。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理想。”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注意到四位选调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的家庭都很幸福。与“50后”建设者的“舍小家、为大家”相比,这群“80后”清华选调生的“顾小家、保大家”更令人欣喜。“他们是可以被追随的。”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史宗恺说,“他们在这里安家立业,有了幸福的家庭之后,想的是让更多的人更幸福。所以我想这样的同学可能成为中国青年的示范,而这样的一些工作将会引领我们中国的未来!”

清华新闻网1月13日电

供稿:校友总会 编辑:田心 襄桦

2017年01月13日 09:13:5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