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助清华创始航空工程研究经过

 

冯·卡门

 

 

1937年初,法兰克·华敦德(Frank Wattendorf)邀我去视察他正在协助中国首屈一指的科技大学——清华大学——筹办中国第一个航空工程学系(原编者注:当时实际是机械工程系的航空工程组)。

 

    这次探险的第一件意外是到俄国作了一次旅行。到中国边界后发现火车误点很多。及到山海关,马上就见到华敦德。他告诉我住在北戴河旅社专候,每天到山海关来接车,已经整一个礼拜了。

 

    在开往中国故都的火车上,华敦德就中国现况给我做了个简报,告诉我到清华作学术研究指导之外,更重要的是协助中国建立一支新的空中军事力量,以作为阻止日本侵略的利器。

 

    华敦德告诉我,中国政府的领导蒋介石在二十年代开始建立一支小型空中武力后,在长江下游的南昌——外国人不得随便出入的地方,又秘密地在建立一支独立的新空军。这支空军的骨干都是外国造的飞机,常出毛病,希望能自造飞机,以便原料配件可以就地取材。

 

按照计划,清华大学要担负这一设施的设计、兴建及操作。华敦德初来时并不知有此任务,直到很久之后,中国政府认为他诚实可靠才告知他的。

 

华敦德建议清华建个大风洞,直径十五英尺,长二至三百英尺,以便能容纳一个飞机翅膀或机尾,试验其性能、发现缺点而改进它。中国当局很欣赏这一想法,但他们看不出这么大个计划如不惊动外援如何能着手。

 

    华敦德于是找了个无比高明的办法,提出让一整班学生设计这一风洞,并由他们监工兴建,既可以训练培养人才,又可以建立独立治事的信心。

 

    中国当局虽觉得这样未必妥当可靠,但他们愿意一试。清华调集二十五名青年工程学生开始这一工作。最难忘的是这天华敦德进入教室时,班长一声起立,全体肃立,一动不动,各人两眼含泪,静候指令,以开始这一伟大的工作,作为祖国救亡的具体行动。华敦德以这班同学当作核心。当我稍后到南昌时,所设计建造的风洞已经要完工了。这座风洞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风洞之一,比加州理工学院的要大百分之五十。

 

我和华敦德是七月六日到的北平,在北京饭店顶楼和军方高级将领及清华方面主要人物开会。

 

会后,我去参观清华大学。在一九二九年时我曾访问过这所大学。清华(也是中国)之有航空工程教学课程,始于我一九二九年的建议;这次重来,我当然乐于见到清华园里这门课程经过多年孕育成长为一个学系。我告诉清华的学生,下一代青年应该有勇气突破障碍,靠自己的技术与研究,自己的能力,独立的实验,为中国航空开创出个局面来。

 

    在北平住了一天,七日我们搭京沪特快车南下去南京,应邀去参观空军军官学校及其他航空研究设施,这些设施严格保密,外间世界没有人知道。

 

    特快车彻夜飞驰,次晨到达济南车站,站上人声鼎沸,跑来跑去抢购报纸。我问车上服务人员发生了什么大事,他说战争爆发了,天津南下的铁路已经中断,北平成为孤城,我们是最后一批京沪特快车的乘客。

 

最后我们到达浦口,乘渡船过江到南京。次晨见到航空委员会周至柔将军,他的职务相当于美国的空军参谋长。星期六会议后,我们飞到南昌,中国空军司令部的所在地,得以参观这准备抗日的核心武力基地。

 

基地设计不错,但比欧洲水准衡量,显得相当简陋。机棚只有几处。我们看到了正在兴建中的风洞,赝架是用竹竿和绳子绑起搭成的。风洞本身使我大吃一惊,因为只有三寸厚的薄壳,是当地人用混凝土灌浆施工的,这种技术在比较先进的很多国家,也不过刚刚开始。

 

另外我也看到意大利人为中国建的工厂,已开始生产意式飞机。基地司令毛邦初将军证实了我听到的传说,中国人嫌这些外国飞机太复杂。

 

几天后,我扬帆返美。华敦德则坚持要回到日本占领下的北平,认为他有义务保护他多年心血缔造的清华自制的小型风洞不被日军破坏。后来他告诉我,回到清华园发现一切依旧,只是部分师生已踏上万里征途,向西南撤退了。少数没走的也转入了地下和日本人斗争。

 

一天,他坐在办公桌前,一队日本空军来了,为首的军官先查了华敦德的护照,然后向他道歉,然后说空军进驻清华园,任务就是“保护”全新的航空实验室。

 

他向华敦德保证,这“征收”是临时性的,让他的副官拿了一张纸来,亲笔慎重签署借据,言明收到航空实验室及风洞,和平恢复后,物归原主。然后把这一收条交到华敦德的手里。华敦德说,他相信他自己是世界上唯一自日军手中取得一份收到航空实验室和风洞借据的人,收条至今还在,亟望随时奉上,真个换得个实验室和风洞物归原主。

 

华敦德撤退到南京时,口袋里放着三十万美金支票,是清华当时仅余的财产,还有个责重无比的镭放射源。

 

带着这两样东西能通过重重日军的检查跑出来,真是要靠他的大智大勇。

 

日军轰炸下的华中、华南引起了瘟疫。华敦德于逃亡中染上了重病,腰以下半身麻痹,好不容易才到了长沙,住进雅礼医院。在这里他赶上了正在衡山湘水暂行驻足的清华师生大军,归了队,获得了照顾。

 

蒋夫人自清华校友处得悉华敦德教授的境况,特别安排一架德国短程专机送他出境到香港医疗,得庆重生。

 

源:《清华大学与中国近现代科技》,杨舰 戴吾三 主编,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

2007年03月13日 11:06:5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