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玖)》研究成果正式发布

千年先秦佚籍再露真容

来源:《中国科学报》11-27 陈彬


2008年7月,清华大学获得了一份极其珍贵的礼物,该校校友赵伟国从境外拍得2388枚战国竹简,并将其全部捐赠给母校。对于这批竹简,曾任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专家组组长的清华大学教授李学勤评价道,“这将极大地改变中国古史研究的面貌,价值难以估计”。

这便是在学术界鼎鼎大名的“清华简”。

清华简于2008年7月15日被运到清华大学。校方立即组织专家对其进行保护与研究。至今,这项研究已经持续了十余年。

11月22日,随着《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玖)》成果发布会在清华大学的召开,又一批来自“清华简”背后的珍贵史料,正式向世人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五篇传世未见佚籍

在成果发布会上,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主任黄德宽介绍了《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玖)》的研究整理情况。

黄德宽表示,清华简第九辑整理报告共刊布竹简124支,包括《治政之道》《成人》《廼命一》《廼命二》和《祷辞》等五篇新发现的文献,均为传世文献未见的佚籍。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成人》篇。该文献通过王与成人的问答,集中阐述了先秦时期对法治观念、法律意义、司法制度、刑法原则的认识,一些语句可与《尚书·吕刑》对读,是一篇重要的法制史文献。

“《成人》篇开宗明义,论述法律是治国的纲纪,得之则兴,失之则亡。篇中详细阐述了司法人员要秉心中正,兼顾公序良俗;案断刑狱要兼听‘两造’(原告、被告)陈述,广泛采证,稽查案件中的细微之处,参考对比相关案例最终定谳。”黄德宽说,该篇保留了大量先秦时期的法律用语,文句存在拟古倾向,释读难度较高,经学者悉心整理,为学界提供了准确可信的文本。

另有一篇题作《治政之道》的文献共70简,约3230字,全篇气势恢宏,论说君者当自修德义,施教化民,选贤任能,勤恤百姓,慎用武力,亲睦邻国。该篇既有典型的儒家思想,也有寡欲不争、节葬节用、四民世守其职等道家、墨家、法家思想,体现出杂糅百家的特点。

此外,清华简第九辑整理报告还有两篇《廼命》,为君主告诫群臣、同宗忠君勤事、言语谨慎,勿强取豪夺,以保其宗室的禁戒之辞;以及一篇《祷辞》,为祷祠地祇的告事求福之辞。

最长单篇政论文献

在发言中, 黄德宽表示,这五篇失传2300多年后重光于世的文献极其珍贵,因为它们对先秦时期历史文化的研究具有多方面值得进一步发掘的价值。

以《成人》篇为例,该篇从记录季节和方位用词来看,应是一篇楚人论述法治的文献。它也是目前出土文献中,唯一的一篇先秦法制史文献,对先秦法制史研究的价值不言而喻。

“从这篇文献中,我们可以约略看出其法治思想的渊源和发展变化。”黄德宽说,同时,《成人》篇涉及多种法律概念,准确分析把握其内涵,对深入研究该篇所蕴含的法治思想及其来源十分重要,这有待于研究法治史的学者开展进一步的工作。

此外,《治政之道》“同篇异制”现象,更是丰富了学界此前对先秦竹书形制的认识。据课题组成员贾连翔介绍,在整理第八辑《治邦之道》篇时,他们发现该简文开头有缺环,并发现编为第14号的简与前后简内容不相关联,且简下端有墨点标记。而在整理第九辑《治政之道》篇时,他根据一些现象,提出《治政之道》与《治邦之道》可能是同一篇文献的假设。

经过对反印墨痕、内容、用字和用词习惯综合分析后,研究人员初步确定二者应合而为一。进一步研究还发现,《治政之道》自编为第42号与第43号两简相互错位,且第42号简为《治邦之道》篇书手所抄。

“当我们将《治邦之道》篇第14号简移到篇首时,正好与《治政之道》篇第42号简内容衔接。至此,第14支简那个墨点才真相大白——原来它是书手表示这支简是其抄写部分的首支简,他还抄写了另一抄手所抄部分最后一支简(即第42号简),由此,《治邦之道》篇首缺环和第14号简无法安放的困惑遂涣然冰释。” 黄德宽说。

据悉,《治政之道》与清华简第八辑《治邦之道》合成一篇后,是目前所知出土文献中,篇幅最长的单篇政论文献。

告慰先贤在天之灵

在本次发布会上,一个名字被与会专家反复提及,这个名字便是“李学勤”。

今年2月24日,一手创建清华大学出土文献研究与保护中心,同时主持了清华简一至八辑整理研究的著名历史学家、古文字学家李学勤不幸逝世。此次也是李学勤逝世后的首次清华简成果发布。“悼念李先生”成为很多学者发言时的重要内容。

发言中,黄德宽表示,清华简是李先生力主入藏的。在他的主持下,清华简一至八辑整理研究报告对我国历史学、古文献学和古文字学等多学科领域产生了巨大影响。“李先生的离去,是学术界,更是清华大学出土文献中心的重大损失。我们对李先生最好的缅怀和纪念,就是要继承发扬李先生的学术思想,完成李先生未竟的事业。”

“李先生去世时,清华简整理工作刚刚过半,剩下了很多硬骨头要啃,清华简整理报告能否按之前拟定的进度如期出版,能否保持高质量、高标准,这是我们面临的重大挑战。但最终,清华简(玖)的整理研究成果依然如期、高质量地呈现在了公众面前。”发言中,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表示。

黄德宽表示,随着清华简整理工作进度过半,后面的整理难度在逐渐加大,可以说进入到了攻坚阶段。“我和我的同仁有信心克服困难,不辜负李学勤先生的重托,按照既定的研究目标和计划,高效率、高质量地完成全部清华简的整理工作,以告慰李先生的在天之灵。”他说。

编辑:李华山

2019年11月28日 11:27:0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