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其坤:我是这个黄金时代的幸运儿

来源:《科技日报》10-1 李艳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大师?”这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

几年前,曾有人将这个问题抛给薛其坤,他当时的回答十分果断。他说,其实,“钱学森之问”正在逐渐得到回答。现在清华、北大等高校的学生,还有一些年轻教授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

薛其坤是著名物理学家、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是我国科技人才状况变迁的亲历者。1999年入选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2004年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200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3年从实验上首次发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2014年获得求是杰出科学家奖,2016年9月获得未来科学大奖物质科学奖。2019年“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实验发现”被授予2018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薛其坤是科技人才队伍的杰出代表,也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新生力量。

亲历了几十年来我国科研条件和科技人才情况的巨大变迁,薛其坤用“日新月异”来形容这些年人才工作的变化和感受。“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渴求人才和重视人才。现在各种各样的计划和奖励,对从事科学研究的人来说,是很好的催化剂和驱动力,是充满正能量的鞭策。”他说。

曾经在日本、美国、加拿大等多地留学、工作、访问过,薛其坤认为,在今天这个时代,不论是从科研设施建设还是国家的科研经费支持总量来看,我国都处于世界前列。与其他科技强国相比,在学术创新环境方面我们不像他们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变得有序和稳定,但我们的创新思路和追求创新的激情都是非常棒的,科研人员的学术水平也在日新月异地提高。“我们国家正以世界最大的创新动力来推动科学、技术迅速成长着。”

一支梯次合理、素质优良、踏实勤奋,具有创新能力和开拓能力的高层次科技人才队伍已经形成,并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各个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在他看来,培养更多的科研人才是优秀科学家除了科研之外的另一项重要责任。正因为如此,在“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的实验发现”团队里人才济济——他们中有的本就是世界知名的科学家,有的是在团队里快速成长的青年科学家。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的研究员吕力,清华大学物理系的系主任王亚愚,年轻一辈的科学家何珂,已经在美国担当重要研究任务的常翠祖都是典型代表。

薛其坤常跟学生们说,最近的几十年里,中国的科研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科研基础设施和技术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时光回溯几十年,我国的实验平台、实验设备、实验仪器和实验技术水平与国际一流国家相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现在,随着我国经济高速增长,国力越来越强大,很多实验室的仪器设备和实验技术,都已达到国际一流水平,为科学研究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科学家走向世界,开拓视野,学习世界最先进的知识和技术。

科学家们的科研环境越来越好、科研条件越来越好,工作和生活中可以做出的选择也越来越多。正因为有了这些背景,中国科研人员在质和量上都发生了重大变化。薛其坤说,40年前,能接触到国际一流研究的科研人员很少。而现在以清华大学为例,不论教师或科研人员,大多都有过国际工作经历,对国际情况比较了解,有着一流的学术水平和学术经验。

2016年,薛其坤荣获首届未来科学奖,他在获奖感言中说:“我50多年前出生在山东沂蒙山区的一个小山村,家乡非常贫穷。我就像一只小船,从非常简单的地方出发。中国的科学处在黄金时代,而我本人就是这个黄金时代的幸运儿。”

编辑:李华山

2019年10月09日 08:51:0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