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洒陇原山水间

——追记清华大学教授赵家和(下)

来源:甘肃日报 2015-11-8 李欣瑶

  在赵家和家的客厅里,挂着一个大大的香包,这个香包来自千里之外的甘肃庆阳。

  香包的背后,是这个家的主人与甘肃千丝万缕的联系。

  已故的男主人一生节俭,却先后捐出了自己毕生的积蓄,用于帮助那里的孩子上学。

  而这家的女主人,虽然与那些孩子从未谋面,但却一直牵挂着他们。

生活节俭,倾囊捐赠

  虽然赵家和已经去世3年多了,但是家里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

  一台“轰鸣”的计算机里留着赵家和生前的资料,包括所有捐助孩子的名单;一个老旧的大衣柜里,放着赵家和穿过的衣服。

  赵家和是国内计算机研究领域的专家,可是他的计算机恐怕在现代人家中已经很难找到。老伴和儿子留着这台计算机并且一直在用,噪音太大就塞个耳塞,他们说:“还能用,舍不得换掉。”

  一条蓝色尼龙裤赵家和穿了30多年还舍不得扔,一件洗得褪了色的短袖T恤衫还是别人穿过的衣服。

  这位清华的老教授生活非常节俭,自行车是他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在学生的公司里担任顾问,他都是骑自行车去上班。

  有一段时间,赵家和在深圳的一家公司担任顾问,每年都会在那里工作。在深圳,他舍不得住酒店,就租住在最简单的公寓里,自己带着铺盖被褥。工作结束后,他就把铺盖寄存在学生那里,再来时继续使用。

  在美国讲学期间,美国高校为他开出的报酬还算丰厚,但是他每个月只给老伴100美元作为生活费。

  这100美元,老伴需要精打细算才够全家的花销。他们吃的最多的就是鸡腿,因为这是超市里最便宜的。只有在水果打折时,她偶尔才会买水果回家。

  虽然对自己非常“抠门”,可是退休后,偶然的一次机会,赵家和老伴说起了想资助学生的事。

  老伴当时说:“我们可以建一所希望小学。”可言语不多的赵家和却说:“现在钱还不够,再想想吧。”

  其实,赵家和心中一直都在想,如何让自己手头的钱变多,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美国讲学、兼职赚来的20多万美元,赵家和自己舍不得花,而是交给了刚刚投身金融投资管理行业的学生刘迅,让他来投资理财。在刘迅的精心管理下,这笔钱成倍增值,赵家和也开始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2006年,这笔钱开始每年定额捐给了一些贫困学生。

  2009年,赵家和在一次体检中查出患有肺癌,这个消息对于一直帮助他理财的刘迅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刘迅当时还有一些“庆幸”,因为他知道,赵老师账户上的钱已经超过千万,这些钱用来治病应该绰绰有余。但是赵家和的决定却让大家吃惊:助学的钱专款专用,不能用来治病。

  清华大学的同事陈章武也和他有过沟通,希望他能够留下足够的钱治病,剩下的钱再用来资助学生。当时赵家和的回答是:“治病的钱够了。”

  在治疗期间,医生曾为赵家和开过一种药,这种药正品一盒需要500元,赵家和嫌贵没有用。他从网上查到印度生产的一种仿造的同类药物,一盒的价格只有50元,他就托人从印度买了一些。

  这种药吃下去,赵家和开始发烧,浑身出疹子。老伴着急陪着他去了医院,医生见了他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不是吃了廉价药?”

  就是这样,赵家和也没有彻底放弃这种廉价药,他把廉价药和正品药替换着吃,到最后,甚至拒绝吃这种昂贵的药品。整个治病过程,赵家和都没有用过一分助学的钱。

  2011年,赵家和的病情恶化,他开始委托陈章武建立基金会,准备将自己全部1409万元积蓄捐赠给基金会。

  他的这个决定,老伴并不觉得突然:“他想为国家做点事,解决一点问题,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

求仁得仁,了无遗憾

  在退休前和退休后,赵家和多次在国外讲学或是在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他的同事说:“赵老师如果想留在国外,易如反掌,但是对国家的热爱让他选择了回来。”

  赵家和自己也说:“国外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园。”

  自己终身从教,退休后继续支持教育事业发展,这是赵家和的情怀。

  在陈章武和一些热心清华校友的帮助下,2012年,甘肃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成立了,这是赵家和最后的心愿,他的1409万元的遗产没有留给子女,没有留给老伴,而是选择捐给了祖国的教育事业。

  在临终前,好友刘尚俭专程从美国赶来看他,赵家和说:“我已经做了我认为最好的安排,求仁得仁,了无遗憾。”

  2012年7月,赵家和的捐资助学事业刚满“6岁”,他就永远地离开了人间。按照他生前的遗愿,他的遗体捐献给了北京协和医院,用于医学研究。他为教育事业倾尽所有,却什么也没有带走。

  赵家和走了,兴华青少年助学基金会却在一群爱心人士的经营下,越来越好。

  赵老师定下的“雪中送炭”的原则没有改变,每年,基金会工作人员都会将助学金送到优秀的寒门学子手中。

  陈章武接下了基金会理事长的“重担”,还有很多清华大学的校友,纷纷出钱出力为基金会运转助力。

  赵家和的老伴一直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但是对于受资助的孩子,她却念念不忘。

  她曾和受资助的孩子通过电话,鼓励他们好好读书。她也想见一见这些孩子,但是转念一想,如果去了甘肃,必定会给当地学校和学生增加麻烦,这个想法也就搁下了。

  在家里,她留下了庆阳市教育局工作人员送的一个香包,并挂在了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到今年,兴华基金会已成立3年多,在工作人员的精心运作下,基金会正在健康发展。陈章武说:“我们一直都在按照赵老师的要求做,并且希望长久地做下去。”

  他们这样想,而且也做到了。基金会成立以来,在保证每年捐赠金额的前提下,赵家和留下的本金没有减少,这就为基金会良性发展提供了前提。

  现在,所有受到资助的学生,虽然没有人见过赵家和,但这位清华的赵爷爷却是孩子们最崇拜的人。一些上了大学的学生,尽管还没有经济能力,但是他们纷纷加入爱心社、成为志愿者,想把自己接受的爱心传递下去。

  正像北京协和医院写给所有遗体捐献者的一句话:“最后的死去和最初的诞生一样,都是人生必然;最后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都是光照人间。”

  赵家和把他的爱,洒在了陇原大地最贫困的地方;他用人生最后的晚霞,照亮了寒门学子的求学之路。


编辑:苑苑

 

2015年11月09日 17:14:1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