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化系列调研之《陋室铭》

清华宿舍变迁简史之三

  每一所大学都有与之相称的校园文化,而在这些文化之中,宿舍文化是最安静,也是最热闹的。没有什么比生活更平凡,也没有什么比生活更精彩。在清华这所历经百年而日新的大学里,宿舍是记录时代的胶片,变迁是折射时代进步的脚印。让我们阅读宿舍的变迁史,聆听时代的变奏音。

---前言

  早期清华宿舍文化

  在当时的清华园里,不仅拜访女生受到很多限制,就连看小说也在禁止之列。小说被认为是“闲书”,学校怕青年人看了以后思想上会出乱子。曾在清华学习生活了八年的梁实秋先生在其《清华八年》中写道:

  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偷看,字小,纸光,灯暗,倦极抛卷而眠,翌晨起来就忘记从枕下捡起,斋务先生查寝室,伸手一摸就拿走了。当天就有条子送来,要我去回话,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只见陈先生铁青着脸,把那本《绿牡丹》往我面前一丢,说:“这是嘛?”“嘛”者天津话“什么”也。我的热血涌到脸上,无话可说,准备接受打击。也许是因为我是初犯,而且并无前科,也许是因为我诚惶诚恐俯首认罪,使得惩罚消了不少怒意,我居然除了受几声斥责及查获禁书没收之外没有受到惩罚。依法,这种罪过是要处分的,应于星期六下午大家自由活动之际被罚禁闭,地点在“思过室”,这种处分是最轻微的处分,在思过室里静坐几小时,屋里壁上满挂着格言,所谓“闭门思过”。

  当时的门禁制度也是十分严格的。低年级的同学平时绝不准迈出大门一步。不过,等到年级高了,当上学长以后,制度还是会宽松一些的:高年级的同学只要向门卫打个招呼便可走出学校大门,还可以买点零食带回来。

  建校初期,学生每天的作息都被严格规定:每天早晨七点打起床钟,学生去洗漱。每人的手巾脸盆上都写有号码,谁的手巾脸盆脏了就要受罚。七点二十分准时开饭,饭桌上有每个人的学号,缺席也要被记处罚。学校规定早饭不可不吃,有专门先生负责记录。可见,清华园里的生活是极有规律的。

  就连现在看来很日常随意的洗澡在当时也有着严格的规定:洗澡需要签名,以备查核。校方规定一星期至少洗澡两次;一星期不洗澡予以警告,仍不洗澡则在星期五下午四时周会时公布姓名;若仍屡教不改,则强制执行派员监视。这些有趣的规定着实是为了同学们的卫生健康考虑。但现在看来,也未免有些太干涉个人生活了。

  学习是清华园里一个不变的主题。当时男生女生们学习都很用功,读书到深夜已是家常便饭,连星期日也很少出去玩。那时的女生和现在很多清华女生一样,生活很简朴,一点也不讲究穿着打扮。这种简朴的生活习惯成为了清华女生一个独特的标志,同时也给了清华女生一种别样的魅力。

  清华的宿舍历史妙趣横生,其中还有很多故事等待我们去发掘。(供稿 百年校庆办志愿者工作部 校团委志愿服务指导中心 热能系团委 编辑 露英)

  参考书目:

  1.《清华逸事》黄延复著

  2.《清华八年》梁实秋著

  3.《清华园日记西行日记》浦江清著

  4.《母校清华大学与我的戏曲情结》胡芝凤著

2010年11月03日 10:06:2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