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吴麒:我和祖国有个约会

■通讯员 王风潇

  他是在新中国成长起来的首批控制理论专家,长期从事控制理论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为控制理论的传播和发展做出了贡献。

  1949年10月1日,他在天安门前接受了毛主席的检阅,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1999年10月1日,69岁的他与学生们一起参加了国庆五十周年的群众游行。
 
  他就是自动化系退休教师、控制理论专家吴麒教授。

  10年前,曾有一位央视的记者这样问吴麒教授:“那是不是可以说,您和祖国有个约会?”“哈哈!”吴老笑着说,“这是你们年轻人的说法,要我说,其实就是向祖国的一次汇报。这一辈子,我跟党和人民一起走过!”

  1999年,吴老已经69岁了,他春天的时候向系主任打了报告,表达了自己想参加50周年国庆游行的意愿。“我认为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不参加,可能一辈子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但是系主任起初的“一口答应”到最后关头却出现了问题,系主任告诉吴老说,今年不行,没有教师队伍,除非你放弃导师身份走在同学的中间。“我们都是人民”,吴老回应道,“哪有身份不身份的,我跟学生一起走!”不久,学校特批吴老的申请,他成为了50周年国庆清华大学游行队伍的唯一一名任课教师。

  得到了学校的特批后,吴老开始了自己的训练。他曾尝试两次以游行速度从东单走到西单,看看自己的身体能否承受。事实上,除了上厕所是个问题以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学校也照顾到吴老的身体,所以并未让吴老参加平日的外出合练。结果游行当天,游行队伍只从正义路走到了人民大会堂西侧,吴老说他走得是轻松加愉快。

  50周年大庆时,吴老因为参加了游行队伍成为了焦点,还分别接受了清华电视台、北京电视台和中央电视台的采访。央视在一期专题节目中采访了4个人,其中之一就是吴老,而那期专题节目的名字叫做《我记忆中的开国大典》。不仅参加了50周年的游行活动,吴老在1949年10月1日那天,走在了长安街上、天安门前,接受了毛主席的检阅,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

  “那年我19岁,刚考入清华。”吴老在上海交大读的本科一年级,第二年通过插班考试直接进入清华大学电机系本科二年级。“我们当时都不训练,只是9月30日下午去西大操场排了个队,走了一下。大家便装,都很随便的。当时长安街没有那么宽敞,我们只能20人一排。街的东头有东三座门,进了东三座门就能看见主席台,在门外是看不见的。我们当时只练习了如何在过东三座门的时候分成6、8、6三个部分,然后再迅速集合起来。不像现在基本上是准军事化训练了……9月30日下午,学校还发了油印的口号小纸片,但是到了天安门前,几乎所有人都忘了口号,只是不停地在喊‘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共和国万岁!’听见毛主席‘人民万岁’的高呼时,我们更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在拼命的喊‘万岁’。”吴老一边回忆,手还一边挥舞着,不时地从沙发上激动地站起来。接着,在听说我们坐大巴外出训练的时候,吴老又回忆起当天去天安门的情景:“我们当时夜里两三点在西操集合,然后走去清华园火车站坐车。当时南北主干道还是京张铁路的一部分,而清华园火车站就在现在的南门外。我们坐火车到西直门,再从西直门走到东单。在东单我们集体休息等到天亮,之后从东单再去天安门……那天还下了暴雨,幸好在下午3点的典礼前停了。”

  在谈起开国大典和50周年游行的时候,老人虽然都很激动,但却明显有着不同的心情。开国大典时,老人记得更多的是全国上下的欢腾,记得毛主席的那句“成立了!”,还记得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而50年后,老人记得自己一辈子和国家共同经历的磨难,记得国家发展的巨大变化,记得自己是个给组织“添麻烦”的老头。从只言片语中,不难发现老人对国家和人民的热爱。“我一辈子没有做过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情。这50年来,我和国家可以说是一同成长,共同经历苦难,共同体验幸福。如今,国家50周年大庆,我也要为自己大庆!这也许是我人生最后一次参加了,我要向祖国和人民做最后的汇报!”
  
  现已近耄耋之年的吴老,走起路来已经步履蹒跚,他说自己已经不敢想、也不敢提参加60周年游行的事了,他怕给组织添麻烦。但是吴老仍然表示,如果组织需要,他还会服从组织安排,到需要他的地方去。(供稿 学生部 编辑 文洁 襄桦)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9-09-28]
[阅读:人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