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列表
  •  
 首页 > 领导讲话 > 内容

学习叶企孙先生办学思想 培养新时代拔尖创新人才

——在叶企孙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2008年10月11日

清华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 顾秉林

尊敬的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

  今天,我们隆重集会,纪念我国现代科学技术的奠基人之一、杰出的教育家和伟大的爱国者叶企孙先生110周年诞辰。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清华大学,向光临纪念大会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和叶企孙先生的亲属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亲切的问候!

  叶企孙先生1898年7月16日出生于上海,1918年在清华学校毕业后赴美深造,先后在芝加哥大学和哈佛大学获得学士和博士学位。1925年,叶企孙先生受聘来到清华,是清华物理系首任系主任、理学院首任院长,并曾于1930年到1932年清华师生驱逐罗家伦,抵制乔万选、吴南轩,促请梅贻琦接任校长的困难时期,1945年底梅贻琦离开西南联大和1949年迎接解放等特殊时期四次出任校务委员会主席或代校长职位,主持学校工作,妥善处理了许多棘手问题。1952年高校院系调整后,叶先生虽然离开了清华,但一直关心着清华的发展,直到1977年逝世。

  作为近代物理界的前辈学者,叶企孙先生在科学研究上有着杰出的成就。他与合作者获得了当时最为精确的普朗克常数值,在国际物理学界沿用十六年之久。他还精确测量铁、镍、钴在静止液体高压强下的磁性,对高压磁学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叶企孙先生不仅是杰出的物理学家,还是一位真诚的爱国者。他崇尚“教育救国、科学救国”,强调“要想我们的国家不受凌辱,就只有靠科学、科学。只有科学才能拯救我们的民族……”。当大敌当前时,他则冒着生命危险为我党冀中抗日队伍提供制作炸药急需的器材和原材料,同时为抗日筹措经费,并组织爱国学生去根据地直接参加抗战。作为大学教授这样直接地支持和参与抗日工作在抗战历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叶企孙先生是中国科学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为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早在1924年回国之初他就参加了中国科学社;从1931年起他又参与筹备成立中国物理学会,先后担任过物理学会副会长、会长、理事长等职务;他还率先在西南联大建立了自然科学与工程、技术、社会科学相结合的航空、无线电、金属、农业、国情普查等五个特种研究所,对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发挥了奠基性的作用。

  作为一位从教50余年的教育家,他在办学和人才培养上更是成就卓著,在主持物理系和理学院期间,他千方百计揽聘名师,积极推进教授治学体制,营造和谐的环境,倡导教师教学与研究并重等,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被誉为“一代师表”。清华物理系1929-1938年十届69名毕业生中,就产生了22位院士,到1952年院系调整前叶先生门下的学生共有57名后来成为院士。这当中包括王淦昌、赵九章、彭桓武、钱三强、王大珩、陈芳允、邓稼先、朱光亚、周光召、王希季等10位“两弹一星”元勋,杨振宁、李政道、林家翘等学术大师。

  虽然他并没有专门论述教育思想的长篇巨著,但他以自己的实践创造了培育一流人才的许多成功经验,至今仍值得我们学习和继承。我们一直在思考和实践如何更好地培养拔尖创新人才。9月27日清华大学物理系和教育研究所召开“叶企孙教育思想研讨会”,讨论叶先生育人的成功之道,回顾了物理系这些年来在“教授治学”、招聘一流教师、试行“tenure track”制度、重视教学、因材施教、关心学生等方面所取得的显著进展。大家认为,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进程中,我们特别要学习叶企孙先生的办学思想和理念,为国家培养大批拔尖创新人才。下面,我想主要就此谈几点感受。

  首先,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关键在于建设一流的师资队伍。叶先生是清华物理系和理学院的创始人,在当时短短十年左右的时间内,清华物理系和理学院就成为国内一流,很重要的就在于叶先生千方百计地延聘一流的教师。他曾聘请吴有训、萨本栋、周培源、赵忠尧、任之恭等多位物理学家来校任教,并为他们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在延聘吴有训先生时,他把吴先生的工资定得比自己还高,并先后把系主任、院长职位让给吴有训先生担任。今天,我们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培育拔尖创新人才,关键仍然在于师资队伍,要大力加强优秀人才的培养和引进,并形成良好的体制和环境,让广大教师心情舒畅,充分发挥积极性,教书育人,培育英才。

  第二,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必须实行正确的教学方针。在当年的物理系,叶企孙先生强调“授学生以基本知识”,这样无论将来从事研究还是应用,都能“各得门径,以求上进”;同时,他还强调“理论与实验并重”,在学生培养上特别要“重质”。杨振宁先生和丘成桐先生曾就中国大学培养的人才质量发表过意见。杨先生认为,“从本科教育和社会贡献这两方面而言,即便是中国一般的高校都很成功,对国家贡献比美国大。”而丘先生则认为,“最优秀的人相比,美国学生的基础知识绝对不会逊色于中国学生,相反是要强很多。”应该承认,两人对中国教育的估计都是对的。就90%本科学生的质量而言,特别是中国较好大学的学生质量而言,中国培养的总体上确实不差,50多年来,我们自己培养的人才是今天中国各个领域的栋梁。但是,就10%的拔尖创新人才而言,我们确实不如美国。我们的课程更多是填鸭式的,学得很多,生怕漏掉了什么东西,学生没有自己钻研的空间。然而拔尖人才应是启发式的,应有自己学习、自己探索的充分空间,应有仰望星空的余暇和兴致。老清华物理系的学生,本科阶段连“四大力学”都不是必修课,然而一些优秀学生不但文史知识全面,而且凭自己兴趣自学了很多数理化课程,甚至许多工科的课程,无论书本知识还是动手能力都很突出。我们应该认识到,一流人才主要不是课堂教出来的,而是要为他们成才精心营造一个好的环境,包括教师答疑解惑和引导的能力、研究性学习的条件、学术氛围、生活环境,等等。

  第三,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不仅是传授知识,更要培育他们的人格。在当时战争不断、民不聊生的环境里,叶先生始终用爱国主义精神教育学生,使王淦昌、彭桓武这样的学生牢牢树立“我愿以身许国”的志向和“回国不需要理由”的朴素想法。今天在急功近利的社会大环境里,我们要教导学生牢牢树立“爱国奉献、追求卓越”的价值取向,培养学生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术气质,志向远大、心态平和、兴趣广泛。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正确的方向,持之以恒,在我们这个13亿人的伟大祖国,在今天更好的物质条件下,我们一定能取得比叶先生当年更好的成绩!

  我们纪念和缅怀叶企孙先生,就要继承和发扬以他为代表的老一代优秀知识分子的优良传统,进一步加强我校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和师资队伍建设,为把清华大学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为培养更多的拔尖创新人才、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谢谢大家!

(http://news.tsinghua.edu.cn)
[更新:2008-10-13]
[阅读:人次]
相关新闻
  • 网友评议